su

© su

Powered by LOFTER

[狼三][EC]静谧湖底(上)

*瞎编乱造,狼三时间点老万已死设定

*我想了又想老万到底去哪了,只能这么编了

*不知道有没有下



没有任何人比查尔斯更先知道万磁王的死讯,也没有任何人比查尔斯对这个事实的态度更平静。艾瑞克的死亡是缓慢的,查尔斯在意识之海中一天一天看着那个象征着旧日老友的意识暗下去,最终,在一个阳光普照的日子中消失。


当变种人频临灭绝,他们唯一能做的事情是生存。逃出监狱的万磁王和被安置在蓄水箱里的x教授之间终于不再隔着头盔,也不再隔着监狱的脑电波屏蔽装置,已经没法控制自己的大脑的查尔斯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找到艾瑞克。他们在梦中开始了第一次交谈,他无意识地连接了艾瑞克同样处于无意识的大脑。他们相见在查尔斯天才少年学院,艾瑞克的第一反应是揍了他一拳。他向抱有天真希望的老友和宿敌倾泻着愤怒的烈焰,莫名其妙地,他们居然还可以相互责怪对方犯的过错有多么严重。


“你看看你相信的人类做了什么?当初如果你不阻止我我们不会如此!”他愤怒地吼叫着,觉得自己应该把那个坐在轮椅上满脸严肃的人狠狠地揍一顿。


“人类的确做错了。”查尔斯轻轻地说,“我低估了他们的恐惧,但是艾瑞克,”他用力地看着他,“不要去杀戮他们,不要复仇,隐藏自己,好好的活下去,好吗?”


艾瑞克几近疯狂地怒吼了一声:“你要我在他们扼杀了所有变种人之后什么也不做?你疯了,可我没有!没有x战警了,变种人已经消失了,伟大的x教授,你变种人和人类共存的伟大蓝图呢?”


查尔斯沉默了。他仰头望着天空,梦境中的太阳高悬在湛蓝的天空上,温暖而耀眼。


“在东方的神话里,有一个叫夸父的人。他立志要追逐太阳,他走过高山和沙漠,喝干了湖水,最终死在路上,化为了一片桃林。”查尔斯慢慢用双手捂住了脸,“艾瑞克,未来就是太阳,我是那个以为自己会追到太阳的人,可我没能抵达。”


“你从一开始就是错的。只有蠢货会以为太阳可以追到。”艾瑞克没法抑制自己声音中的冷酷,“我不想说这话,查尔斯,我告诉过你。”


查尔斯短促地笑了一下。


“艾瑞克,我失败了,这不代表你是对的。追逐太阳的人不会成功,但是光芒永远只存在在追逐光芒的人心中……是的,我当时不知道人类会灭亡变种人,但是如果让我重新选择,我仍然不会选择你的道路。”


“你真是无可救药。”艾瑞克转过头去,他不想看见他。“你为什么还不消失在我眼前?”


“抱歉,我做不到。”查尔斯苦笑,“我不知道为什么我会见到你……我没法控制我的脑子。”


他说话的语气很轻。艾瑞克注视着远方的地平线。


突然,他开口了:“你的意思是,你还活着?”


查尔斯被他弄糊涂了:“是的,不然我怎么出现在你的梦里?艾瑞克不再说话了。


思索了几秒钟,查尔斯明白了。

“你以为我死了,你是在做梦才会见到已经死亡的我?”查尔斯解释道,“我没死,虽然和死差别不太大。罗根把我救了出来。”


“那件事情究竟是怎么回事?谁攻击了你们?”艾瑞克仍没有转过头,但查尔斯感觉到他的话语中的某种火焰已经熄灭,他应该松一口气,但是他几乎无法回答这个问题。


他从来没信过那是我干的。查尔斯悲哀的想。


“是我。”他说,这两个字并没有什么重量,反而轻得像风。


艾瑞克没有动,也没有说话。查尔斯把脸深埋进手掌。


“是我。”他重复了一遍,等待着审判。“我得了脑退化。”


“彼此彼此。”艾瑞克的回答非常奇怪,“我得了癌症。”查尔斯不可置信地抬起头:“你说什么?”“我快死了。”艾瑞克终于回过头,脸上的表情居然堪称轻松,“而且一定会死在你前面。”


查尔斯愣愣地看着他,直到脸颊上的眼泪被另一双手擦掉才意识到自己哭了。“不。”他抓住他的手,清晰无比地吐出这个字,“不。艾瑞克,不。”


“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查尔斯。”万磁王回握他,很无所谓地说,“我们老了,终将一死。”查尔斯哭得像个孩子。“他们死了,瑞雯死了,你死了。我也要死,我想回家。艾瑞克,我想回家。”


“还不到时候,查尔斯。”艾瑞克叹了口气,“我最近在调查一家制造变种人的公司,新的变种人还存在,他们需要你。有一些人来找我,我尽可能的帮了他们,但是我做不到更多了,查尔斯。”


“查尔斯,”他看着梦中的他湖水一样的眼睛,“答应我你会来找我,一个人等死的日子太孤独了。”


“我不知道我能不能——无论是帮助他们,还是来找你——”查尔斯痛苦地说,“我在吃药,保证我不发病,保证我不能再使用能力,我——”


“你能的。”艾瑞克不假思索地说,“你一定能。”


查尔斯抹了抹脸,胡乱点了点头。


他渐渐恢复了些许能力,但是伴随着越来越严重的遗忘,最后他时常忘记经常在梦中相见的那个陌生人的名字。艾瑞克耐心地做很多遍的自我介绍,重复着他们经历的过去,但是他却感觉这人说的故事越来越陌生,他只在旁观这人和另一个自己的过去。


查尔斯听艾瑞克讲过去的故事听的津津有味,他还经常提出一些细节上的疑问,艾瑞克自己也不记得有些问题的答案,还有些问题他根本无言以对。


比如,他简直无法想象他认识的查尔斯居然有一天会用无辜无知的眼神看着自己,问:“听你的语气,你和过去的我像一对儿,你爱过去的我吗?”


艾瑞克觉得自己像是一只被网网住的鲨鱼。


“嘿,别害羞,”查尔斯笑了,梦境中他们还年轻,还有美丽的眼睛和英俊的容颜,然而现实中,他们已然走尽一生,“我们都快死了,我都忘了你了,你还不说实话吗。”


“哦,不好意思,我结过婚。”艾瑞克恼火的说,虽然他知道有很多人猜测过他和查尔斯是否有亲密关系,但是被当事人之一这样询问还是太过分了,即使是对往事一无所知的查尔斯,这也太难堪了。


“呃,抱歉。”查尔斯眨眨眼睛,“你叙述的语调真的很让人想歪。”


艾瑞克叹了口气。


“我不知道。”他说,“如果我真的爱你,那么我一定不是在用正常的方式爱你。我注定会离开你,注定会与你为敌,我们相爱,只能带来伤害——我想我也忘了,查尔斯,我也忘了我是否爱过你。这不重要了,我们都离死不远。”


“啊,死亡,每个人最终的归宿。”查尔斯用咏叹调般的语气说完这句话,“但是我得告诉你。我想我是真的很爱你,直到现在。”


艾瑞克整个人被冻住了。


“我什么都忘了,但是我记得这个。”查尔斯感叹道,“我不知道以前的我为什么不告诉你。大概是觉得,用这个来挽留你太可耻了,等到不需要挽留你的时候,又根本没必要说这个了。”


“不过,我的说,我们相见的时间越来越短了,我想可能我们中的一个人要死了,应该是你,老朋友。”查尔斯平静地看着他,“我得在你死前告诉你。带着我的爱走吧,艾瑞克。”


“好吧。”艾瑞克走过来,吻了他。


“再见。”


tbc

评论(1)
热度(15)
2017-03-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