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

© su

Powered by LOFTER

今日读鲁迅

保护创作多样性部门之安利分部:


现在许多人有大恐惧;我也有大恐惧。


  许多人所怕的,是“中国人”这名目要消灭;我所怕的,是中国人要从“世界人”中挤出。


  我以为“中国人”这名目,决不会消灭;只要人种还在,总是中国人。譬如埃及犹太人,无论他们还有“国粹”没有,现在总叫他埃及犹太人,未尝改了称呼。可见保存名目,全不必劳力费心。


  但是想在现今的世界上,协同生长,挣一地位,即须有相当的进步的智识,道德,品格,思想,才能够站得住脚:这事极须劳力费心。而“国粹”多的国民,尤为劳力费心,因为他的“粹”太多。粹太多,便太特别。太特别,便难与种种人协同生长,挣得地位。


  有人说:“我们要特别生长;不然,何以为中国人!”


  于是乎要从“世界人”中挤出。


  于是乎中国人失了世界,却暂时仍要在这世界上住!──这便是我的大恐惧





这话是将近一百年前说的。

评论
热度(8)
  1. su没文化大学傻白甜专业 转载了此文字
2017-03-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