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

© su

Powered by LOFTER

书摘:卡夫卡书信集

想开新坑!!!!:

随便下的电子书,随便看,摘得很乱。
――
我要是废墟中的小民该多好啊,静静地谛听寒鸦的鸣叫,任头上飞过它们的影子,月亮下的寒意,即使我在我良好的性格的压力下一开始就有那么一点儿的孱弱,这个性格肯定随着野草的力量在我身上生长,被那个在废石堆之间从四面八方照在我这常春藤架子上的太阳烧焦了。


我喜欢要说出这幸福的感觉,这种幸福的感觉有时好像恰恰就在现在充满在我的心中,它确实是冒着气泡并发出嘶嘶声的东西,它带着轻微而舒适的颤动整个地充满我的内心,它使我相信这些能力,但对于这种能力的存在我却无时无刻,包括现在不能完全肯定地确信了。


我的力量连写成一个句子都不够。


何等的冷酷从我写的东西里整天追逐着我啊!


在这个家庭感情里,我本人就已深刻地认识到我们这个世界冰冷的空间,我一定要用一把火来温暖这个空间,这火正是我要去寻找的。


这个故事里的凌乱的句子带着许多空当,都可以将两只手伸进去了;一个句子听起来很响亮,一个句子却又低沉下去,这是怎么一回事呢?


所谓的朋友们,他们将可怖的面孔埋在黑暗中以遮掩脸上的表情。
一句痛苦的话:你怎么想它的,你就怎么有它。


为描绘我梦一般的内心生活的意识将所有别的东西逼到了次要的位置,而且它们以一种可怕的方式变得枯萎,而且不断地枯萎。那个时候,什么别的东西都不能使我感到满意。而我在上面摇晃着,遗憾的是死不了,但却留下死亡永恒的痛苦。


我没有能力承受烦恼,而我大概生来就要在烦恼中毁灭。


空空如也的绝望,无法站立,只是在满足于痛苦的时候我才能站住。


当今是阴森恐怖的,我不是坐在桌旁,而是在围着它转。虚无,虚无。荒芜,无聊,不,不是无聊,只是荒芜,无意义,衰弱。


我不想什么东西,只是想
从深渊伸出的双手里救出自己。
它将我这个无能力的人向下拖拽,
我重重地倒在了这双摊开了的手里。
在群山的远处响着滔滔不绝的
慢条斯理讲话的声音。我们倾听着。


只有写作是无助的,不存在于自身,是玩笑,是绝望。

评论
热度(6)
  1. su 转载了此文字
2017-02-18
  • 转载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