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

© su

Powered by LOFTER

[《长星》短评]寻常死生

《长星》发生在魏晋南北朝时期,对那段历史我了解的不多,大致知道是个势力频繁更迭、人命如草芥的乱世。他们的每一次转世,无论生在怎样的人家,故事永远是跌宕起伏如同传奇的。本来,无论任何的时间地点,活着这件事情,都是艰难的,但因为其艰难,所有让我们的生命有意义的,让我们留恋人世的东西都那么宝贵。


无疑,让艾成和王泰觉得生命没有那么无聊,觉得在乱世中漂浮的生命终于被某物所固定所束缚的,就是彼此吧。一个与家族走散,落草为寇又率众投军的武将,和一个出身高门,却身无大志,被长子身份牢牢绑定在父亲的意志上的文臣。尽管爱好不同,身份不同,一切一切都太不一样,但是他们在彼此的灵魂中却有着相似的东西:对这权势更迭黑白混淆的时世的厌倦和不屑,以及挣脱这一切的自由的渴望。他们不在意声名,不在意权势,甚至用“干脯山”来解释“收复中原”这样的宏大命题。


就像他们前世一样,他们依然与这个权力主宰的世界格格不入。不同的是,这一次没有下界让他们相约,他们也不再有一同反抗世界的同伴和契机。王泰的灵魂被束缚在凡人的责任之中,走向凡人的终点——然而艾成因为他的死亡完成了一次反抗,一次对所有秩序和义务的反抗。他逃走了,为了王泰的头颅入土为安。他此刻逃走已经并不能挽回什么,王泰已经死了,然而他倾其所有奔向那座悬挂着王泰头颅的城池,只为了亲手埋葬他,这是一种怎样的执着和深情。


在他们遇见彼此之前,死生是寻常事。因为在乱世中没有人能独善其身,他们都在不知生死之期的苟活。在他们遇见彼此之后,死生并非寻常了,变成更让人软弱,更让人犹豫,更人患得患失的事情,只并不是说他们会因此不舍得去死,而是指他们更热爱生。在他们为彼此付出的时候,死生就又变成了一件再寻常不过的,仿佛轻易就能决定的事。


我喜欢艾成埋下王泰头颅时,作者的描写。很有最游记原著的风味,那种无视生死的冷静和压抑到极点的热烈并存。作者古文功底不浅,引用的诗句恰到好处,历史小白如我看不出文中有没有常识错误,只觉得历史向叙述非常自然。


感谢作者 @村上呆猫 带来的好文。可能这篇短评以后还会填充一些东西,随笔匆匆写就,见谅。


评论
热度(4)
  1. 村上呆猫su 转载了此文字
    看到长评我十分激动,感觉想要表达的人物精神都被清晰地说出来了。按捺不住地想要跟大家说说我和遥君想过的...
2016-12-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