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

© su

Powered by LOFTER

[BvS][Clex]Debt Redemption 章4

Recherche:

最近简直是一条废王了,但是请相信我真的没弃坑没流产没各种【






ChapterIIII


 






新一轮大选是最具有娱乐性质的事情,且完全符合娱乐精神,这是一场盛大的全世界人民真人秀活动,接下来总统将要为大家做到某事某事,他们不说自己何时做到,如何做到,做不到又会怎么样,他们会告诉你做到了之后,他们还要做什么,就像这事儿已经成了,他们此时此刻不过是预言未来的先知,只等着用恰当的身份给大伙儿演示一番点石成金或者点水成酒了,他们争夺着那根手杖不知道是打算劈开什么,Lex自然给了不少政客资金方面的资助,当然也有信息这部分,他做得也谈不上隐晦,既然知道LoisLane不可能轻易松口放过Lexcorp,Lex也没打算成天畏畏缩缩的,他想要让谁知道什么,谁就会知道,反之亦然,他也不介意挤出点儿时间对付Lois Lane,权当运动了,虽然不是有氧的。


 


候选人之一想要解决移民问题,这种时候必须要往人民的心坎里下功夫才行,适当地丢出民族主义,种族歧视问题,贫困人口增长,无家可归的流浪汉和一只猫的感人故事,必定要挑选那些千里之外的事情在电视机里大肆宣扬一番,若不是这种距离,而是隔壁邻居的种种烦恼,恐怕就没人能挤出几滴眼泪了,他们都知道这里头的窍门,毕竟是靠着这个吃饭的,Lex借由Wharheit透露了点儿消息出去,果不其然,很快就有一批人在网上大肆谈论移民问题,最重把矛头直指Superman的归属问题上,尤其是某个网站爆出了一段儿某国私下里对Superman发绿卡的音频,一时之间这成了所有网站的热门话题,上了无数个脱口秀节目,人们津津乐道的几乎都是这个事儿,没人记得前几天泄露出来的什么某党派副主席离奇死亡事件,总会有人在神不知鬼不觉的功夫就欠下Lex Luthor数不清的人情且毫不自知,Lex倒是颇为满意他们能够处于这种状态之中——知识就是力量,对于某一部分人来讲的确如此,但是对于所有人而言,信息才能成为力量。在这么一个人群断层愈发严重,信息完全不对等的时代里,Lex Luthor Jr.感觉自己更像个先知,是时候好好使用他的手杖了,为迷途的羊羔们劈出一条路来,带领他们穿越浩瀚无垠的数据之海。


 


和政府合作的项目早在没开庭之前就全部暂停了,大部分已经把Lexcorp剔除在外,违约金什么的Lex没想过,他认为这样挺好的,有几个项目他本身也是不想参与的,一部分是因为单纯的没有兴趣——好吧——大部分,另外一小部分他可以留到以后,那些资源毕竟是极为难接触到的,还有一些权限问题,他们得花时间来判断他是否还能继续当一条不造成什么经济损失的好狗,总而言之,这个鉴定期也不会太长,Lex没打算在这里头多费心思。现如今Lexcorp在针对几个重要疾病的研究和治疗方面有了几个不错的进展,doomsday最后剩下的一点儿渣滓他也没浪费,他知道至少几年之内,甚至是十年,也不会再有这样的机会了,哪怕是一个失败的试验品也得把利用率发挥到极致,在老年痴呆症和先天性与后天性心脏病之间他选择了后者作为主要研究项目,新药通过FDA之后的发布会当天,老实说,他还挺怀念Clark Kent坐在下面的,廉价成品西装,黑框眼镜,被遮蔽的专注目光里夹带着热忱,热忱之中又包裹着无可名状的理想主义,紧接着目光再度聚焦,周围变得清晰可辨,他只看到Lois Lane被睫毛遮挡住一半的隐忍与不安,她的肩膀微微向前倾,柔软的长卷发梳到一侧去,圆润的脸颊上带着粉底和面膜也掩盖不去的疲倦,更多的还是一种本能的兴奋和固执,这类组合其实Lex更为熟悉,更能理解,也更能共情,但是他偏偏不想看见,,匆忙回答了两个问题之后,他便兴致缺缺地挥挥手叫来Mercy,礼貌地把话语权交给了他雇佣的那位拥有42寸长腿和三个博士头衔的外聘肿瘤科专家,其中有一个还是艺术方面的博士,哦这多么讨喜,况且她还信犹太教。


 


还是少了点什么,之后坐车去机场准备飞中国的时候,Lex紧紧捏着那个蓝色小球得出这样一个结论,于是像是在寻求某种支撑自己理论的依据一般,他把目光落到Mercy身上,亚裔女孩儿透过眼镜对他露出一个意味不明的笑容,他也回了一个,两人在那个小径分岔的秘密花园两端一同表现得像捉迷藏的好手似的彼此心照不宣,就像他们一直以来那样,Mercy从不让他失望,毕竟他和Mercy对彼此都没有任何期待,他从不觉得Mercy漂亮与否,对她的穿着打扮没有任何想法,无论是她偶尔流露出的过于聪明之处,还是意料之外的愚蠢之举,Lex心里都没有一丝一毫的波澜,正如Mercy从不会追究他的所作所为内核是什么,背后的理念,反射出的心理和高低不平的道德,又或者他是否应该穿板鞋嚼口香糖,就像他告诉她自己要孕育后代,即将迎来一个新的生命时,Mercy说了什么来着,哦对了,她什么也没说,她从不问候他,从不问他是否累了,从不给他发短信,从不给他买两个甜甜圈还试图揣测他钟爱的口味,或是及时给他补充点儿糖分什么的,她从不会在圣诞节或者是任何一个节日里来他家留宿,他们从不会共进晚餐,她也不会抱着软垫流着眼泪告诉他喜欢的男人现在在谁家的床上喜欢用什么姿势高潮,她就像这个世界一样,让Lex倍感亲切的同时保持淡漠,就像这世界上其他所有人,差别是他和Mercy能够达到真正意义上的交流,在很长一段时间里,Mercy是唯一可以和他进行无障碍交流的人,他们两个的房间墙壁是透明的。


 


好吧,Mercy一如既往地知道了,那么Lex想知道Clark是否也觉察到了那种缺乏,他看到了什么,并不是对Clark眼中的这一整个世界感兴趣——准确来讲,他感兴趣过,曾经,但是Clark眼里没有整个世界,Superman不知道世界在哪里,他对此只好表示遗憾,尽管这又确实合情合理,是他自己放纵了好奇,容忍了钻研,在探究里头自甘堕落,怪不得任何人——怪不得任何人,他仿佛听见父亲的尸骨在坟墓里头打着滚儿如是说,这想法有些许诡异,下一秒他便忘了,多年训练出来的条件反射,至今仍旧运作良好。现如今,这仅仅是Lex对无知有根深蒂固有强烈的排斥和厌恶罢了,他只是想要知道,很多事情其实就是这么简单,他觉得自己其实挺简单的,和星球日报上的那个Lex Luthor Jr.只有几句话和两三个标点符号的差别而已,自我表述的话他认为自己不会说得比那更多,对这一点他还挺佩服的,他们比他还能公平客观地看待他,倒是很显然没把这种天授之才也一并运用到Superman身上,所以最终他们又如此隐秘地失去了公平客观,只有上帝和他的苹果知道这是为什么。


 


把小球抛到半空中去,Lex仿佛看到飞机窗外有一抹急匆匆的红色转瞬即逝,然而他只不过是若无其事地从桌上拿了一杯黑威士忌,随手翻了翻他总是会买一些放在车里船上或者飞机里的书籍,崭新还带着塑封的《追忆似水年华》第一卷,破坏掉塑封的时候有一种柔软妥帖的细响,他相当喜欢这个,却又不会总是这么对待每一本书,以至于这更像是一种随机事件,翻开封面,他喜欢普鲁斯特白日做梦似的眼神,穿的衣服永远像是从伊顿公学偷来的校服,极度年轻的椭圆型脸庞和永恒不变平静的嘴角,他跟普鲁斯特学过一阵子看画,他父亲不喜欢这个,不喜欢他看法国小说,他认为法国文学就像他们的食物,都是给没有牙没有骨头只有一副烂肠子的人读的东西,那就像发现他在读弗洛伊德时的态度,除了用硬皮书扇他耳光之外,还得读一整夜的旧约,他们家有许多圣经,每一页Lex都印过指纹,流过血,以身体的任何一个部位接触过,他们却谁也不曾拥有过谁,所有一切都让他离宗教信仰越来越远的同时倒是没让他忽略了父亲葬礼的那天找一个神父,毕竟花都买了。


 


胚胎的基因已经彻底稳定下来之后,Lex认为是时候见面了,他闭了闭眼,深呼吸,手动测量了一下自己的脉搏,确保没有心跳过速,他可以继续迫不及待地等着见面的那天,只因为他的心如此平静。


 


兜兜转转了一大圈之后,他们还是回到了法院,只不过这次更加私人,仅仅是在法官的办公室里,还有司法部和国防部的人,Superman那边倒是出人意料地有一队伍的律师陪同前来,Bruce Wayne在Metropolis有不少人脉这事儿Lex心知肚明,根本谈不上吃惊,那天他甚至都没出现,正忙着和一家巨型机械公司谈项目,顺带入股英国一家婴幼儿用品公司,有机食品他早就做了,用不着扩大范围之类的,后来他又去了一趟剑桥参观一下那里的人文景观,三天之后给最美臀部投了票才回去。


 


那时候绿卡的事情进行得举步维艰,他毫不在乎这回事儿,很显然Superman属于美国,用不着他去威胁或者贿赂谁就能知道内阁和华尔街那边的看法,至于说Superman本身更是从小在这里长大,他有地球的美国人父母,美国人女友,美国人朋友和同事,他吃着美国油炸食品长大,每一次的代谢都飘散着星条旗的清香,况且,谁还能找到任何一个地方比美国更加适合他呢,且不论美国是否允许其他国家置喙他的归属问题这一点,美国——一个精神分裂症患者的完美天堂,一个建立在哈哈镜里面的理想乡,一只让灰姑娘美梦成真的水晶鞋,一个最具有创造力且系统十分完善的高中拉帮结派聚集地,一个数以万计的达尔文们用xyz构成的乌托邦,在众多的鸟儿之中他们生活的笼子是最大最好的,与非洲、亚洲或者南美洲需要倾注太多经受过轮番洗礼的灵魂不同,在这里,你可以持有多个身份,多个护照,多重人格,每一种文化都是另外一层皮,身上的皮肤没有一块相似的,但是你可以住在这里,你可以说自己是美国人,然后竖起家乡的旗帜,大家都是这么干的,在平安喜乐又碌碌无为的日子里他们是隐身的外来客,把身上宛如泥泞的历史留在那漂泊的荷兰人上,这里是达兰德的避风港,是每一个人的避风港。


 


Lex从不觉得自己是个美国人,他也不是很德国,尽管他依旧坚持每个月看一本德语小说,或者看完整个月份的德国新闻报,多少年来的习惯使然也是一方面——他的父亲只会在家里说德语,并且从始至终为此而保持着一份毫无意义的骄傲和热忱,就像他疯狂地痴迷于瓦格纳,又不得不谨小慎微地对待尼采一样,他同时认为叔本华是个生活上的懦夫,《浮士德》在至高无上的神坛之上照耀得他红光满面,莎士比亚应当立刻丢下他头顶上不知道从哪儿偷来的月桂冠,然而《少年维特的烦恼》同时叫他胃酸过多,哦,他可爱的父亲永远不明白。不仅如此,Lex的曾祖母为Luthor家族带来的不仅仅是几幅名画和一些黄金,还有她那叫父亲厌恶的法国血统,母亲的心脏里泵出来的那点儿犹太人血液总是被父亲刻意地忽视,总而言之,德国是他的父亲,美国是他的牌桌,他不可能两者取其一,但是他可以在牌桌上待得比别人更久,无关乎选择,只是生存的基本原则。


 


至于说为什么反而在绿卡这方面困难重重,Lex自然也是心知肚明,现在基本上分为两个派别:一方仍旧在对Superman的种族起源纠缠不休,如果承认移民那么是否要修改人权定义和行动纲领,法庭上没什么被告原告,每天Superman和其他所有人只不过是站在对立的两端,几步之遥,甚至没有围栏,但是这不妨碍他们孤立他,像去宠物乐园看动物似的看着他,稍微带一点儿好奇和惊恐,他们把一大帮学者和有背景的实验室搬到法庭上来谨慎仔细地区别人类和氪星人的不同之处,生理构造和精神层面,他们坚持认为自己可没有被Superman与人类无异的外表给迷惑了,这一方保守派认为接纳外来物种融入人类社会是一种自毁式的骄傲自满,他们必须保持警惕才能生存下去,在Lex意料之外的,他之前发表过的一些个言论被再度提了上来,那些个陈旧的权力威胁论,人类进化的终结者,无法逃离奴役命运等等。另外一派则是完全支持,并且认为这提前开启了人类移民其他星球的计划,他们可以得到更多的力量和知识,Superman应当属于人类,属于这个星球,人类终将有一天都会在天上飞……Lex看着Wahrheit传过来的画面只觉得想笑,Superman站在众人之中不置可否的样子,眼神空洞地注视着两派人争吵不休的嘴脸,他那么安静,以至于Lex都要听不到任何声音了,他完全看得出来无论是何种结果,这对于Superman来讲都是一种被迫的结果,他没有什么选择权,早就在他降落到这里的时候就已经注定了这一点,Lex看着他,睁大眼睛,生怕睫毛挡了视线似的,Wahrheit一言不发地反复重播,他看上去如此安静,就像他内在的声音也一并静止了,Lex什么也听不见,他忽然奇妙地想,对方是不是在幻想自己飞入云端的时候是怎样的,因为自己常常会这么想,尤其是12岁的时候,想到这一点,Lex无可抑制地轻轻笑出声。


 


接下来的日子里,这个话题理所应当地被炒到了空前的热度,不过星球日报每一次的跟进报道却十分谨慎,过于保守,甚至是有些犹豫不决了,Lex让审判者那边加了点儿调味料,好让全民盛宴有那么一丝滋味,这一阵子里LoisLane频繁地出入Gotham与Bruce Wayne会面,Lex算好了他们大概什么时候筋疲力尽,就轮到自己登场了,到了这一次,他忽然又觉得自己倒是真的不介意再等等,这类想法让他一天比一天冷静,也许是最近他太过于忙碌,好几个酒会都没参加,一开始还有一些个小道消息说他病入膏肓了,不过没几天又开始变成了偷拍Superman走出法院的模糊照片和坊间猜测,总统最近也跟着活跃了不少,几个候选人也争先恐后地利用这一次的话题,成功地为自己招蜂引蝶,转移民众的注意力,他们得感谢Lex,真的,不过他们只是觉得那时候自己的好运气到了。


 


Lex出现在法院的那天是极为平常的一天,外面气温不高不低,穿短裙和羽绒服的都有,风速是恰到好处地抚摸,只不过是一次例行开庭,提供新的资料,再近一步谈谈,他们没有任何结果,毕竟最近总统都更加热衷于回答经济何时回转而刻意避免了这个话题,Lex拿了一杯蜂蜜红茶,身后只有踩着12公分高跟鞋的Mercy,今天Wayne没安排什么人,他也得到消息知道这无关紧要的一次会谈不会有决定性的结果,只有两个律师在场,就连FBI的人都少了五个,法官依旧是上次的那个年过半百的黑人,可见真不是什么大场面,Lex摘了墨镜递给Mercy之后走了进去,所有人在那一瞬间都把目光投向他。


 


Lex看了一眼Superman,与他们上一次的目光相接差不多,他没有多做停留,看了看两边阵营之后他对法官笑了一下,然后站在了Superman前面,没等任何人开口的时候,Wahrheit精准地黑了所有监控录像,并且在两侧的屏幕上公布了几段视频。


 


十分钟零五十九秒之后该来的人都来了,Lex吁了一口气,对几个气势汹汹的掌权者露出一个单纯又天真的微笑。
















————————————————————————TBC

评论
热度(30)
  1. suRecherche 转载了此文字
2016-12-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