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

© su

Powered by LOFTER

【陈深X唐山海/原著剧情向】《深山夕照深秋雨》番外一(祭奠唐先生头七)

白罗芙:










四九年十月一日那晚,唐山海出现在陈深梦中,对他说“从今分两地,各自保平安。”又劝陈深“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早日看开,早做打算。


陈深想去拉他的手,唐山海的身影就渐渐淡却在雾中,满地只余艳丽的曼珠沙华。


九年后,陈深独自走在陌生的山谷中,他的腿不疼了,脸上的皮肤不知什么时候恢复了光洁。四周黑茫茫的,一些白色的半气态生物从他身边游过,古里古怪,五官模糊。


他领了阴司城隍丰都县府的印章,走上一条血红的地毯,后来他发现那不是地毯,是只有花瓣没有绿叶的花海。


他走了很久很久,看见远处一块高大的青石,上面写着“早登彼岸”四个鲜红大字,上面密密麻麻刻着众生的前世因,今生果,宿命轮回。陈深没耐心看,径直朝前走。知道的命运若改不了,不如不知道。


他走到望乡台的时候,亡魂正排队往上面挤,等着对阳间亲人做最后一次告别,才死心塌地前往阴曹地府。望乡台上宽下窄,面如弓背,石阶小路两侧刀山剑树,险峻异常。就是如此险状,也挡不住亡魂前去望乡台的脚步。


陈深想,该告别的,早都告别了。就是再去告别一次,难道就可以不离别么?他转头望着荡漾着腥风血雨的三途河,过了这河,喝一碗孟婆汤,便可走过奈何桥重入轮回。他走过去领了汤,看看,就那么一点点。


孟婆汤是人生在世为所爱之人流过的泪水所熬,陈深知道自己很少哭,成人之后,他只哭过那一次。泪水都落在唐山海的颈后,浸湿了他笔挺的衬衫领口。


他端着那碗看来看去,心底却想唐山海清澈明净的眼,爽朗明快的歌,温柔如春风般的笑。从陈深认得他,只有笑出的泪,从没有哭出过泪。他的碗里,难不成一滴汤也无?


他端着碗仰起头来,奈何桥上,一个纤长笔挺的影子正倚着桥栏眺望。


陈深丢了碗,一步步走上桥去,那人站在一片鬼影幢幢中向陈深回头一笑道:“我就知道你会来的。”


更深露重,意长情浓。那张皎皎如明月的面庞,这么多年竟是丝毫未变。


“哐啷”一个空碗从唐山海手中丢到陈深怀里,唐山海道:“说好了相忘于江湖,谁知在阳世时不曾为你流过泪,到这边竟连口汤也不肯给我喝。”说着微微一笑:“与其到了那边忘不掉你,不如就在这里守株待兔。十年还是一百年,就不信你不经过这地方。”


陈深道:“你怎不想我若修佛了怎么办,自然就不走这条路。傻老婆等尕汉子,到头来白耽误了你投胎转世。”话是这样说,却紧紧牵起唐山海的手,十指相扣,再不肯放松一丝一毫。


唐山海笑道:“你这人命盘格局准是羊刃坐七杀,便是修佛,也只能修个斗战胜佛,到时候被人拴个金箍耍猴儿,不怕你不后悔,肯定是一把鼻涕一把泪求佛祖饶你回来再走奈何桥。”


他另一只手伸过来握住陈深的手笑道:“山人掐指一算,果然捉到这只乙巳月生人的小兔儿,我记得对不对?”


陈深凝视着对面那双深黑灵动的眸子,良久良久方道:“我盼着被你捉到很多年了。走什么路,修什么佛,过什么桥,只要你在哪里,便是哪里最好。”


这一次,该你教我写你的名字。唐山海。


那一世的记忆便如细沙倾入油漆,生生世世轮转无法剥离。


在死亡的维度上,再没有什么可以将你我分开。



评论
热度(255)
2016-1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