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

© su

Powered by LOFTER

关于“爱国”

我理解一切真正爱这个国家的人,并祝福他们永远能保持自己的爱。爱国主义本来应该是一种正常的思潮。但我对爱国主义的警惕始于它在政治课本上超然的地位。我们爱的“国家”究竟是什么?我们为什么要爱国?是因为我们自身清醒的选择,还是有人让我们除了爱国没有别的东西可爱?所谓的爱,我们应该怎么爱,把国家做的一切当成正义是爱,还是用道德去怀疑国家所树立的价值是否正当才是爱?以下是我以前写的东西,大概有些话语过于偏激,见谅。


————————————


我最反感的是,这个国家将国家作为一个集体置于个体之上,并将这个集体赋魅成为一种信仰,这种信仰给了一些掌控着这个国家权力的人无理剥夺个体权力和利益的借口,让这个国家的人民心甘情愿的忍受权力分配和运作的不合理,并沦为当权者的帮凶。 这是以一种最天真最美好的情感为幌子去做最肮脏的事。 我觉得非常恶心。在国家权力运作不合理的情况下谈爱现代政府,怎么也无法摆脱在当下当帮凶的意味。


你说你爱以前的中国古风,我还可以理解:毕竟都是中国文化化成的现代人,对文化有所眷恋是理所应当的,可是这和爱中华人民共和国没什么关系,贵国现在才几十年根基,代表中国历史实在很脸大。 在我的理解里,你真爱国,爱的应该是中国的同胞。恰恰就应该没有对现代中国政权的信仰:因为国家这个整体是非常魔幻的,它可以用一种庞大的话语权抹消任何个人的需求和利害权衡,如果它把任何个体的需求置之脑后,要求所有人国家利益为先的时候,它会变成一个变相掩盖权力之丑陋的谎言:因为每个人,每个你的同胞都拥有和整个国家相等的重量,至少在观念上,为国捐躯不应该是件光荣,而应该是一件耻辱:国家牺牲公民是不义的。 先有国民,再有国家。就像是先有人,再有土地在人类社会中的作用。


——————————————


为了“国家”的光荣牺牲“我”是对的,就像为了祭祀神明,牺牲童男童女,是对的。这是中国永远的传统,可能也是其他国家的。我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或许这个谜团我永远无法解开。可是我希望,有一天爱国主义这个词从课本上消失的时候,那一代人真正的能因为自己自由的选择而爱这个国家。我虽然不喜欢现政权,但也没有希望战乱再起祸害苍生的意愿。在这个国家政权之下,并不是没有民族的脊梁,也并不是没有为民请命的人,正是为了他们,去怀疑这个政权,去批判这个政权,去揭露所有黑暗,去争取媒体独立,才是正义的。


爱有很多种面目和方式,杀人犯也是有人爱的,但是,爱一个存在,至少应该让自己的爱把它变的更好,而不是更坏。爱国不应该是本能,它应该是一种在明白国家究竟是什么之后的选择。是艰难的,非常艰难的努力。因为你爱的是一个十几人的集合体啊,你选择爱国,就选择了同时爱十几亿人。也选择了一条非常长的路。用欺骗和诱哄换来的爱意,不过一层流沙。


真正爱的人会坚持下去,而那些只懂得用爱国的政治正确攻击他人的人,大概就只是觉得爱国是一种无需付出的标签。


我不否认,我的见解可能非常幼稚和低级。但是我还是要表明我的一些立场,人都是会变的,多年后也许我会把我写的这些付之一笑,我仍然希望和观点不同的人们和解:看见的东西不同,经历的东西不同,终究我们拥有不同的政见。可这世上除了政治还有很多东西,除了家国大义还有很多思想,也许时光过后我们殊途同归,所以实在不必因为彼此的不同而介意——我曾经也介意过我的朋友为什么会与我不同——生而有涯知也无涯,我们在真理面前都是盲眼的孩童,理论能够让彼此更进一步,但何必因为你摸到的是大象鼻子而我因为我看见了一整个豹子而争吵谁是对的?


我在另一个博客随手写过很多对这个国家和政党的不满,也觉得你国是一个很时髦的词过。如今也终于不再非黑即白,爱与不爱,实在是一个太复杂的问题。


我如今的底线大概只是,无论政治立场如何,一个人应该善良并包容。


这在人世间已经非常不容易了。


我也曾经把“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趋避之。”当成自己的左右铭,梦想自己成为拯救国漫的脚本作者。


时光确实太快了。看清自己的心,所需的机会那么多。


评论(10)
热度(13)
2016-09-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