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

© su

Powered by LOFTER

【蓝雨中心】艳阳

焚砚:

*蓝雨中心,粮食向无CP,黄少天视角。

*同系列:微草中心《成原》 轮回中心《出梅》

——————————————————————

1

    “你等着,我和你们‘蓝溪阁’没完!”

    砸着键盘喊出这话时,黄少天怎么也没想到这一个“没完”就是十几年。

    黄少天来到蓝雨时魏琛二十二岁,被他整天“老鬼、老鬼”地叫着,而后许多年过去,直到某一天训练营的负责人把他拉到训练室、请他看看那个同样使用剑客的少年时,黄少天看着卢瀚文那张稚气未脱的脸,突然意识到自己的年纪正和当年的魏琛一样。

    “小鬼你今年多大啊?不会是背着家人偷偷跑出来的吧?”黄少天问。

    “我今年十四,”卢瀚文说,看看一旁负责人因为黄少天的问话而变得哭笑不得的脸色,很开朗地笑起来,“他们很支持我的啦!”

    十四岁,甚至比初来蓝雨的自己,还要年轻一些。

    黄少天不知道在卢瀚文心中自己会不会也是一个“老鬼”,这是个活泼但是很有礼貌的孩子,对战队成员一律以“前辈”相称,这可比曾经的他要乖巧多了。不过说实话,黄少天当年对魏琛的态度一半是因为他的性格,另一半则是因为魏琛的性格,如果对面换一个人,黄少天未必会如此放肆。

    他的直觉一向敏锐得惊人,小到学生时代考试时哪些部分该复习而哪些不用、大到自己的路该怎样走,别人要靠经验判断的事情于他而言明朗又简单,只管昂首大步走过去,最后的结果十有八九是好的——哪怕不够好,也不会坏到什么地方。

    “小鬼,要不要来蓝雨跟老子混?”

    在那天忽然在QQ上收到魏琛的消息后,在按部就班的未来和全然的未知中,黄少天几乎没有犹豫就做出了选择。这次倒不单单是因为直觉,黄少天不知道荣耀联盟会有怎样的发展、亦不知自己在其中会扮演怎样的一个角色,然而因为喜欢、因为想要,也就敢收拾行囊出发。

    黄少天来蓝雨是被魏琛亲自邀请,但他在蓝雨遇到的第一个人不是魏琛。

 

2

    那时的蓝雨战队还称不上豪门,俱乐部租在花都区的写字楼里,地方偏僻,唯独离机场很近,不过那时战队出行也坐不起飞机,逢比赛日总要往市中心的火车站长途跋涉。

    在那栋老旧的写字楼外,黄少天斜挎着旅行包等魏琛下来接,在烈日里不耐烦地左顾右盼着,转头就看到道路远处走来一个和自己年纪差不多的男生,学生头、双肩包,干干净净的衬衫,来补习的样子。他来到门口时黄少天侧身让开路,对方却停下了,微笑着看向黄少天,主动招呼道:“你也是来参加训练营的吗?”

    为这人话里的“也”字,黄少天咦了一声,挑眉打量着他,张开嘴还没说话,就听到楼里远远传来一把熟悉的大嗓门,中气十足地呼喝着。

    “小鬼人呢?黄——叫什么来着……夜雨声烦!”

    “黄少天!”他转过身去,见一个穿着背心和夹脚拖鞋、满脸胡子拉碴的男人向自己走来,不禁翻了个白眼:“连我名字都记不住,老鬼你还能不能行了?哎,今天真是热死了,快快快,请我吃冰啊。”

    “想得美。”魏琛笑骂,过来接过他的行李,伸手在他后脑勺拍了一下,这才看到一旁的喻文州。他不顾黄少天捂着脑袋愤愤的叫唤,问道:“你们是一起的?”

    “不是,恰好碰上。”那男生轻轻摇头。

    “你叫什么?”

    “喻文州。”

    之前魏琛和黄少天的打闹令人插不进嘴,那男生却不以为意,只是静静在一边站着,这时魏琛问了,才笑笑报出自己的名字。魏琛脸上浮现出回忆的神情,却似乎没什么印象,最后只是随手一拍他的肩膀:“那就一起上去吧。”

    后来,第六赛季蓝雨战队夺冠之后,俱乐部搬到天河,有了一栋独立的大楼。

    那个夏休期黄少天作为战队的核心王牌过得很忙,虽说无非是代言、见面会、品牌活动一类,也足够劳心劳力。归队报到的时候他站在街角,隔着墨镜看着楼外煜煜生辉的蓝雨队徽。忽然有人一拍他的肩膀:“你也是蓝雨的吗?”

    那声音黄少天听了好多年,无论是布置战术时的平稳还是发布会上的冷静他都熟悉。于是他也不回头,只是挑起眉:“是啊,好巧哦,既然大家这么有缘分,不如请我吃个午饭?”

    喻文州没答话,只是由背后转到身边,顺着黄少天的目光看过去。

    “这楼还不错,看来我们那么多活动没白接。这下子出行是省事多了,总算不用主场比赛还搞得那么长途跋涉。”说到这,黄少天想起那一趟趟坐在大巴里往返于俱乐部和场馆之间的路程,即使平时是直来直去的性格,也不禁有些唏嘘。

    “嗯,只是去机场就没那么方便了。”喻文州说。

    “少来,没见过你这样得便宜卖乖的。”

    黄少天被他这煞有其事的抱怨逗笑,在喻文州背上拍了下,两人一起往俱乐部走去,路上遇到郑轩,因为拖着脚步,整个人都显得没精打采,手里大包小包提着假期去日本旅游带回的特产。黄少天一个夏休都在G市待机,早不忿他整天在朋友圈秀美景美食,此时眼明手快地抢来一包零食,看不懂包装也拆开吃了,却没想是芥末口味,被辣得热泪盈眶。

    “这么想我们郑轩啊?”喻文州看着他的神情打趣。

    在两人的笑声里,黄少天吸着气说不出话,一面向两人瞪眼、一面却也忍不住笑了。

 

3

    郑轩是和黄少天同期的选手,但在队里,大家多少都有些照顾他的意思,就连卢瀚文都会在接水时给他顺手捎上一杯。倒不是说他不成熟或怎样,只是这人在赛场上一贯缺乏斗志,而这种状态反映到日常生活里,那就成了一个大写的“懒”。

    在蓝雨搬家前,宿舍还是四人间。有一次周末,黄少天早晨出门办事时郑轩还在睡,下午回来后推门就看到他正从床上费力地探出身子。那姿势太匪夷所思,黄少天吓一大跳,以为他抽筋了在拉伸,结果就看这家伙听见动静以后大喜回头,一面叫着“帮我拿一下手机”、一面如释重负地缩回床上。

    黄少天这才知道郑轩只是懒得下床,气得砸了个枕头过去:“靠靠靠你真是够了,懒人吃大饼的故事听过没有?早晚有一天饿死你,到时候我可不会管,别说我不顾队友情啊。”

    “不管就不管,还有队长呢。”郑轩不以为意,把枕头从脸上扒下来,翻了个身顺手抱住:“哎,外面太冷,压力山大啊……”

    郑轩这个人就是如此,念叨着“压力山大”的口头禅,在黄金一代的光环下按自己的节奏一路走来,从没有要去争抢什么、坚持什么的心思,平时食堂无论推出多稀罕的菜色他都懒得排队,宁可等人群散了再慢悠悠地过去打一份青菜。

    也正是因为太了解他这脾气,因此在第六赛季的总决赛赛场上、黄少天远远看见郑轩的枪林弹雨陷入王不留行和沾衣乱飞的夹攻时,心头顿时一紧。他一面操纵夜雨声烦三段斩开路向他冲去、一面却忍不住焦急地皱起眉头。

    黄少天信任每一位队友,然而与此同时,他的直觉和经验都指向相同的结论——郑轩撑不住、而他的救援赶不及。

    可最后,郑轩等到了他。

    庆功宴上所有人都喝了酒,一贯自制力惊人的喻文州在席上反而是醉得最快的一个。黄少天也知道喻文州身为队长承受的压力,和于锋一起把他架到包间的沙发上,转眼就看到郑轩歪在沙发另一侧。

    对于郑轩今晚的发挥,黄少天既惊讶又开心。他自己也喝得不少,过去用力一按他的肩膀,一面说话、一面又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好小子,今天注意力很集中嘛,不错不错,真是……呃,很不错。”

    郑轩抬头看他一眼,只一眼就笑了。

    “黄少你现在脸好红啊!”

    “靠,滚滚滚,”黄少天翻个白眼,“本来以为你在场上要被打爆了,害我虚惊一场。”

    “这不是我一个人的比赛,我不想让你们失望啊。”郑轩说。

    这话语气平淡,黄少天看着他,一时却有点恍神。

    “郑轩,绕侧路,掩护宋晓!”

    两人愣住,一起看向旁边突然坐起的喻文州,结果他说完这一句后眨眨眼,又躺下睡了。

    整个包间都因为喻文州这突然的一嗓子静了一刹,而后响起的哄笑简直掀翻天花板,宋晓歪在于锋身上腰都直不起来。笑声里郑轩捂着肚子,一边喘气一边断断续续道:“哎,我不行了……压、压力山大啊!”

 

4

    那天晚上,谁也记不清最后一群人是怎么从饭馆回到的酒店,第二天醒来时不是穿错外套就是睡错房间。职业选手平时不沾酒,酒量大多上不得台面,黄少天认识的所有选手里,最能喝的非魏琛莫属。

    ——话是这么讲,但真算起来,黄少天只见魏琛喝过一次酒。

    第二赛季,季后赛首轮过后,蓝雨输给嘉世,结束了一年的赛程。赛后魏琛说要请大家吃饭,于是一群人浩浩荡荡找了个烧烤店。

     “今天谁也别跟我抢,老子自己喝一箱!”

    当时,魏琛的话即使是他一手从网游带起来的黄少天也没信,毕竟这家伙实在是猥琐惯了,给别人灌一箱倒更像他的风格。可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那天魏琛真的是一瓶接一瓶地喝,方世镜要过去拿酒他都没让,从另一箱里面抽了一瓶给他。

    一顿夜宵差不多吃完时,那箱啤酒居然也就那么空了。

    魏琛的酒量确实是可以,十几瓶酒下去还能自己站得住。但他也确实是喝多了,一条腿踏在凳子上、一双筷子举在嘴边,把包间当成KTV,大声地唱起了歌。黄少天听了几句才听出他唱的是粤语,又听了几句,才听出他唱的是什么。

    “徐徐回望,曾属于彼此的晚上。红红仍是你,赠我的心中艳阳……”

    魏琛不是G市本地人,粤语的发音着实令人难以恭维,更别提歌压根唱得不在调上。队员们都笑,就连平时对他多有敬仰的训练营学员们也掩了嘴,唯有黄少天唯恐天下不乱,大笑着和他一起唱。然而还没唱两句,魏琛却忽然住了嘴,隔着一张桌子望过来:“小鬼,以后不许喝酒啊!”

    “我才不会喝酒,那玩意儿有什么好喝的。”说着,黄少天举举手中盛着果汁的杯子晃晃,又续道:“不过你这样真是一点说服力都没有啊,敢做个好榜样吗?”

    “我当然和你不一样。”魏琛说。

    那天回宾馆的路上,魏琛走到一半忽然说要买烟,叫方世镜招呼大家先走。买包烟能要多久工夫,黄少天只觉得有难以言说的不对劲,刚想说我们等你,忽然被人扯了一下衣角。他转过头,看喻文州站在路灯下,向他轻轻摇着头。

    因他这举动,魏琛看了喻文州一眼,而后看看方世镜,最终目光落在黄少天身上。

    “我走了。”魏琛说。

    而那也是之后的许多年里,黄少天听魏琛说过的最后一句话。

 

5

    黄少天意识到魏琛离队已久,是在李远出道的时候。

    那时候他们为庆祝新赛季的开始在俱乐部门口聚餐,黄少天兴致很高,说起个当年在蓝雨无人不知的魏琛的糗事,结果在座和他一起笑出声的只有喻文州,郑轩和宋晓的神情还称得上了解,而出道更晚些的队员,像是于锋、徐景煕、林枫、李远,就是一副不知所以然的样子了。

    在魏琛销声匿迹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黄少天都忍不住会想像如果那个晚上喻文州没有拉住他,魏琛是不是就不会走——或者说,不会走得这样彻底。

    在理智上,黄少天非常认同他的做法。喻文州对魏琛这位老队长的感情或许不比黄少天更深,却也不输给那时蓝雨的任何人。无论是黄少天、方世镜还是喻文州,他们都明白对当时的魏琛而言,目送确实是最好的祝福。

    但在黄少天的性格里,一直以来都有不属于理智管控的部分。

    在赛场上,他拥有看着队友的角色倒在自己面前都能隐忍不发的冷静,而在生活里,驱使黄少天的却是直觉,来自情感、来自本能的直觉。这种直觉使他来到蓝雨,使他窝在网吧漆黑的角落帮叶修刷副本,也使他在那个夜晚想要开口挽留。

    黄少天真正地、完全地理解喻文州那时的做法,却是在他又一次拉住自己的时候。

    “蓝雨对你来说算作什么?”

    那一年在俱乐部门口,面对黄少天几乎称得上质问的问话,于锋怔了半晌,最终也只是丢下一句“谢谢大家一直以来的照顾”,就拖着行李箱离开了。看着他的背影,黄少天立刻便想要冲上去问个究竟,喻文州却拉住他。

    “做什么?”黄少天少见地简洁,他实在没心情说更多话。

    “你现在问他,他自己也是不清楚的。”说着,喻文州将视线从于锋的身影收回来,看向黄少天:“不过总有一天他会清楚,而在那之前,你自己要想明白。”

    这话听得旁边的徐景煕等人一头雾水,黄少天也沉默着,却是因为不同的原因。

    后来,蓝雨对百花的比赛中,他把落花狼藉斩杀在夜雨声烦的光剑下;

    再后来,第十赛季,他和魏琛以对手的身份,站在季后赛的舞台。

    比赛结束后的场下,魏琛看着不远处拉着喻文州语速飞快地说着什么的卢瀚文,对黄少天发表了一通情真意切的感慨。

    “当年要是老夫没来蓝雨,”魏琛摩挲着下巴上的胡茬,“孩子也该有这么大了吧!”

    对于魏琛没节操的发言,黄少天除了翻白眼以外实在想不出还能怎样回复。然而鄙视归鄙视,他如何不能看出魏琛对蓝雨依然有着极深的感情。在已经身处不同队伍的当下,这种感情无关不舍,只是一种注视、一份感怀。

    “怎么着,喻文州那小子说一直很服气我,那你呢?”魏琛问道。

    “得了吧,你有多大本事能让我服气?这一场让你赢了纯属失误,等着下一场被我们打爆吧。”

    黄少天对魏琛当然是尊敬的,但见他这样嘚瑟,便故意要说反话。

    但这话也不全然是假,黄少天确实很少佩服什么人。职业圈里能让他服气的,把他带进这个圈子的魏琛算一个、职业生涯起落堪比过山车的叶修算一个,而再要说起来,却不是其他任何核心王牌,而是手速一直有硬伤的喻文州。

 

6

    黄少天很怕被人提起的黑历史有二,一是他加入蓝雨前在网游里四处抢boss的“光荣”事迹,二是他当年对喻文州的态度。

    最开始,黄少天对喻文州真是喜欢不起来,当然不是因为他水平不足,而是因为他水平不足却又缺乏自知之明。在黄少天眼里,当时在一次次测试中始终垫底的喻文州明明就没有任何可能在蓝雨出头,却还是一副安静又坚持的样子守着他在角落里的那台电脑,这个姿态是相当恼人的。

    有一次,训练营组织他们测验手速,黄少天一如往日地拔头筹,被其他学员围住恭喜时,嘴上一边碎碎说着话、一面看向屏幕上的数据里最底下的那一列,果不其然又是喻文州。那数字放在玩家里还说得过去,可是对未来的职业选手而言,已经不单单是“短板”那么简单,简直可以说是上不得台面。

    这样想着,他便下意识地看向喻文州,对方像是察觉他的视线,但也并不如何反应,只是微微一笑。见他这表情,黄少天顿时皱眉,心中涌上一股自己都说不清的气愤。

    “吊车尾的,你这数据也太难看了吧?怎么练这么多次都不见长进呢?”

    “是啊,”被黄少天当着这么多学员揭短,喻文州居然不恼,反倒很赞同地叹了口气,却依然微笑着,“我也很想让它长进啊。”

    这不是什么大事,但一直到很多年以后黄少天都还记得。第十赛季的夏天他们在B市为世界邀请赛集训,开战术会议时喻文州坦然说这里李轩你上吧、我手速不行啊,那时候黄少天看着这位旧友,脑中浮现的就是当年的情景。其实这在喻文州训练营时期的经历里算不得什么,更露骨的讽刺他不是没有经历过,但黄少天每次想起都会觉得很不舒服,不到愧疚的程度,但终究不那么坦荡。

    他是个磊落的人,有事情不会憋在心里、有过失的地方也不会羞于承认,两人关系稍有改善以后,他立刻就和喻文州道歉了。结果反倒是喻文州摸着下巴想了好久,而后才露出个恍然的神情来,笑着按了按黄少天的手臂。

    “没事,我知道你是为我好。”

    “为你好?”黄少天愕然。

    “我能感觉到的,你那时只是为我着急,不是真有恶意。”喻文州停顿了一下,略作思索后续道:“‘怒其不争’,大概就是这样的意思吧。”

    黄少天和喻文州打训练营起就相识,这么多年里,他是眼看着这人从“吊车尾的”一步步走下去,成为蓝雨最可靠的队长、联盟最优秀的战术大师。这中间他承受了多少质疑与压力,除了喻文州本人,没人比黄少天更清楚。

    对于这一切,喻文州从未抱怨,就好像他从未在意。

 

7

    在联盟里,蓝雨是一支以“缺陷美”出名的队伍。就像“非主流”的战斗盗贼林枫转会后的发挥始终不如往日亮眼,在这里,每个成员或许并不是那么尽善尽美,却始终能被队友以恰到好处的方式接纳、找到属于自己的位置。

    这当然是任谁都无法忽视的队伍,但要说挫折、要说失败,也有,而且很经常。

    有一次主场对霸图的比赛,对面状态异常出色,在张新杰的指挥下愣是没给这联盟最大的机会主义者留下一点能够捕捉的空当,整场团队赛下来黄少天存在感薄弱到极限,赛后数据统计里唯有消息这一栏还能显示出他的存在。蓝雨的战术本就是以喻文州和黄少天为核心,现在双核折了一半,比赛自然输了,在发布会上就有记者提出尖锐的问题,黄少天一面如常地扯着些杂志都懒得刊载的废话、一面却也觉得失落。

    当然不会有人喜欢失败,每场比赛他都想赢,但并不是每场比赛他都能赢,这是竞技的精彩,也是竞技的残酷。

    后来回到俱乐部,队友们一贯知道黄少天情绪调节得快,和他胡扯几句也就各自回宿舍了。黄少天倒在床上刷了刷官网的战报,撑起身子想去洗澡,忽然听到门口有人敲门。他起身过去开门,就看到于锋站在门外。

    “怎么,这么晚了还不睡觉,找我干嘛?先说好,我陪聊可很贵的啊,你是包钟还是包夜?”黄少天挑眉。

    于锋看着他,扬起眉毛“嘁”了一声,伸手把一包东西扔过来。黄少天接在手里一看,是前段时间他微博上转发过的零食。

    “我买了一箱,本来想明天训练时带去分,先把你这份给你了。”于锋说。

    于锋虽然是狂剑士,风格却不以狂野奔放著称,他的战斗方式要更细腻、更精巧。他是个心气很高的选手,这一点他自己从不掩饰,蓝雨众人也都看得出来。黄少天知道于锋对他的态度一直颇为复杂——比赛里,百分之八十的时间夜雨声烦可能都没什么存在感,可在挥剑的时刻,他的光芒会压过任何人,无论是对手还是队友。

    而于锋,恰恰就是一个不甘于在别人光芒下战斗的人。

    喻文州当年让黄少天想明白的事情,其实黄少天一直明白。他没有怀疑过于锋在蓝雨时对战队的感情,只是大家都有自己想要追求的东西,做出选择、为自己的选择承担责任,每个人都是这样。所有熟悉的朋友都能够始终并肩战斗,这当然很好,但要说真的如此期望,黄少天也不至于那么甜。

    队友也好、对手也罢,只要还在荣耀这片战场、只要还向往着那至高的目标,那么或早或晚,大家总要重逢。

    全明星周末时,已经成为百花队长的于锋从K市带了一箱鲜花饼,在群里说要的来房间拿,当然是立刻就被选手们大呼小叫着涌来瓜分了。黄少天被主办叫住耽搁了一会儿,过去以后人都散了,只剩个空箱子,不禁大叫于锋没良心、也不知道给老队友留一点云云。结果同来的喻文州拉住他,看着于锋笑而不语。

    于锋冲黄少天翻了个白眼,从桌子底下踢出个一模一样的箱子来:“低调点,拿着赶紧走。这是给大家的,你别自己都吃了啊。”

 

8

    黄少天和喻文州从苏黎世回国的时候是在B市降落,刚走出到达口就看到卢瀚文举着几瓶饮料从远处飞跑而来的身影,对望一眼,都疑心是之前赛程太紧张以至于出现幻觉。结果又走了几步,郑轩、宋晓、徐景煕和李远等人的脸也逐一在人群里清晰起来,其中李远最先看到他们,笑着挥手大叫:“这里这里!”

    见周围有人望过来,黄少天忙压低帽檐,快走两步上前,笑着问队友们:“你们怎么来了?来来来,掌声呢鲜花呢欢呼呢?快见过世界冠军。”

    徐景煕接过喻文州的箱子:“队长,辛苦啦!”

    “路上是不是很累?”

    “也还好。”喻文州笑着回答。

    “靠,有你们这样的吗?”被无视的黄少天竖起中指转了一圈,愤愤道:“我也是很辛苦的啊拜托,那边东西又贵又不好吃,我觉得我至少瘦了五斤你们看出来没有?”

    见他这样,众人都笑了。

    “呀,你们这是公费旅游来了?蓝雨待遇不错嘛!”方锐这时候走出来,看着蓝雨这接机阵势睁大了眼。

    “那是当然,你不要太羡慕。怎么样,趁着现在夏休期没结束,要不要转来我们蓝雨啊?看在你出身的面子上,我会考虑给你留个替补位的!”

    方锐没接黄少天的话,越过他看喻文州,故意一副很认真的样子:“他说话算数吗?”

    “不算!”回答却是异口同声。

    “……玩老梗有意思吗?!”黄少天要被这群队友气死,然而看着一张张快乐的脸,终究发不起火,接过卢瀚文笑嘻嘻递来的饮料,最后也乐了。

    “接下来怎么办?”宋晓问。

    黄少天抹抹嘴,叫道:“那还用问?收拾东西回俱乐部,下赛季,冠军!”

    “冠军?问过我们兴欣吗?”这时,叶修从他身边路过,懒洋洋瞥了他一眼。

    “嗯,我到了,还没见到英杰……”王杰希把电话挪开一点,补充道:“还有我们微草。”

    “轮回。”周泽楷简洁道,旁边的孙翔扬着下巴,留下个挑衅的眼神。

    “你们这些家伙!”黄少天怒,还想再说话,被一旁的喻文州笑着拉住:“好了,少天,大家等这么久也累了,先回酒店吧?”

    “对了,少天前辈,纪念品!”卢瀚文伸手叫道。

    “纪念你个头啊,你看我长得像纪念品吗?”黄少天翻白眼。

    “好小气哦……”

    机场外,万里无云、阳光明媚。黄少天看着队友们依次登上大巴,忽然想起多年前他离开家去往蓝雨的情景。那天的天气也很好,他挎着一个旅行包,里面装着鼠标和键盘,夜雨声烦的账号卡躺在裤袋里,忐忑地、轻快地,走向一段未知的前程。

    “黄少,上车啦。”

    黄少天回过神来,摸了摸口袋里的账号卡,隔着车窗向队友们笑起来。

    “来了!”


评论
热度(2470)
2016-08-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