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

© su

Powered by LOFTER

【喻叶】夏光与星海(上)

花楚酒霖🍃:

*原著向,国家队集训期间

*《荣耀巅峰》梗居多,有部分私设

*叶修中心,喻叶ONLY

*不喜误入

玩家花楚酒霖进入战场,玩家花楚酒霖向您投掷【糖醋狗粮】


全文目录

**************************

 “哎哎黄少天,问你个事。”

  今日训练休息期间,楚云秀一脸高深莫测地晃悠到黄少天身边,悄声问道:“喻队和叶修关系过去就很好吗?”

  “啊怎么突然问这个?”黄少天愣了一下,想了想,“应该关系不错吧每次我们碰见了队长都会和老叶聊天,也挺关心对方的,我还记得去年有天老叶把我们队长call醒让他帮忙分析战队情况呢,这应该是很好吧?不过具体我也不太清楚了。”

  “你不官方被承认的老叶最好的好友吗?好友和队长间的事儿你也不知道?”张佳乐闻到了八卦的气息,拉着椅子坐过来凑热闹。

  “这哪儿跟哪儿我是他们朋友又不是他们保姆或爸妈,人家俩私聊每次交流难不成都要在我这里打报告啊哎你别抢我零食去去去——”黄少天拍开张佳乐去掏芒果干的手,“楚云秀你好奇你自己去问啊问我干什么?”

  “能直接问的话我还要你有什么用?”楚云秀哼一声甩甩头发,“而且我就私底下好奇问问,主要是我这边也没听说过喻队和叶修关系有多好啊,所以对于他俩现在的相处模式很奇怪。”

  “什么相处模式?”坐在不远处的李轩听闻也一蹬转椅凑了过来,苏沐橙也跟着蹭到楚云秀身边。

  八卦小团体组成。

  “就——”楚云秀纤纤玉指往远处一指,“莫名的安定搭档组,老夫老妻模式。”

  众人齐齐转头,就见不远处墙根下叶修和喻文州正凑在一起交流着什么问题,两人一起坐在唯一的一张单人沙发上,喻文州坐中央叶修则翘腿坐在柔软的扶手上,两人腿肚随意地蹭在一起,不过显然两人都没有在意,而是专注地在纸上和平板上指指点点。

  “你不说我都没注意。”张佳乐“哎”了一声,“他俩之前一直是敌对战队来着吧?也就是这个月开始才一起干活的吧?这仿佛十年队友的相处模式是怎么回事??”

  “奇怪,太奇怪了。”李轩也不禁点头,“你看他俩旁边的唐昊和孙翔……还在那儿闹呢,这对比简直催人泪下。”

  邀请赛中国队一方的参赛选手虽都是各路大神,但到底也是临时组成的队伍,很多人在心底里老实说还没有真正调整过来彼此间的关系,毕竟互相多年都是对手,突然一对打HIGH还真有忘了不小心打自己人的。所以因为这些不可抗因素到现在为止他们这个队伍都还处于磨合阶段,为此叶修和喻文州没少在这方面花心思,经常除了训练外日常活动中也尽可能的将众人聚在一起,就连分房间都特地打散战队,就是为了让所有人以最快时间适应彼此,好配合训练。

  他们这群人自然明白领队队长的一片用心,邀请赛不是全明星的小打小闹输赢无所谓,有关荣誉和胜负的事情他们都想打起精神好好做,但无奈先天性格的不适结合上每个人心里不小的压力,反而变得大小矛盾尽出,再加上高强度的集训,平常关系不错的人还好,要让不熟悉甚至是恶交的几位大神放下戒备已经是比打BOSS还困难百倍的事情。所以在这种情况下,本来应当水火不容的叶修和喻文州居然如此迅速轻松地放下对抗模式,直接手牵手奔向友谊大道,简直是无可匹敌的标准模范样本。

  “最大原因还是两人对荣耀的认真吧。”肖时钦一直在一旁听着,闻言开口,“他们现在身上的担子比我们重得多,底下人磨合困难不说要是他们相处起来再有问题,那么这个战队真的不用带出去打了,喻队和叶神一定很清楚这点,才以身作则的。”

  “我赞成肖队,他们俩都是很负责的队长,来到这里这点也不会改变的。”苏沐橙挽着楚云秀出声发言,“而且我一直觉得喻队和叶修在某些方面蛮相似的,相处起来应该很适合。”

  “是啊,我就总有感觉,觉得他俩站在一起说话时别人插不进去。”张佳乐说,“而且去年对战的时候,喻队可是1V1的老叶,你见过喻队什么时候1V1过?还又是打那么多字又是投骰子的,网上腐女们都刷疯了……哎是不是因为战术师的缘故?”

  “什么,心脏吗?”李轩乐了,“其实还是他俩关系本来就不差吧?叶神不说了这么多年拉仇恨也没见他被谁真人PK过,喻队脾气又是数一的好,两人挺合适啊。还记得有一年季后赛我看见场下叶神拿冰棍逗喻队呢,那时场上嘉世刚干翻蓝雨,我当时就服气喻队好脾气了,居然没拿那冰棍糊对方脸上。”

  “喻队认识叶神有6,7年了吧?他俩平常相处久那样一点也不奇怪。”肖时钦接着说,“不过的确我们四人里应该就他俩私下交流最多了,出去吃个火锅两人还互相给对方夹菜呢。”这四人指的必定是四大战术师不做他想。

  肖时钦和李轩说完后黄少天突然一拍大腿,“哎哎哎这让我想起个事来!队长和老叶认识了绝对不止7年!我想想啊……9年!有9年!”

  “9年?你俩都没出道吧?”张佳乐惊讶,“我和老叶也就认识9年。”

  “怎么不能网游交流啊?而且那时我们还在训练营呢但我记得特别清楚就第二赛季你和孙哲平一起撸老叶的时候,队长和我坐在观众席上看着呢!队长看老叶看的可认真呢!”

  “你这不是废话吗?”张佳乐鄙夷,“那时候嘉世的一叶之秋谁不关注啊?”

  “可你有把他名字写到笔记本上吗?”黄少天不服输地反驳,“我们队长当时研究战略时直接把老叶名字写笔记本上了,占一页的那种!”

  “我干嘛要把他名字写笔记本上!”张佳乐难以置信地反驳,“不说我有没有笔记本这行为好痴汉啊完全做不到啊又不是我喜欢的人!”

  “有这事?”李轩也惊讶了一下,然后打趣,“照张佳乐你这么说那喻队岂不是心系叶神已久,年纪轻轻就被俘虏了?那可不得了啊蓝雨当家暗恋荣耀联盟最强斗神一恋就是九年。”

  “那肯定是不得了,不得了啊。”楚云秀感慨,“换你们谁能心系九年?”

  众人摇头耸肩连连摆手都表示不可能太难了,然后忍不住再去看向远处的两人。这时候叶修和喻文州显然已经聊完了正事,前者恢复了往日懒散的模样头瘫软在身后靠背上,喻文州正在笑着和他说什么,左手就放在对方腰后的空余扶手上,从他们这个角度看过去怎么看怎么像是他在半搂着叶修,再配合着注视对方的温柔表情……

  真爱吧?

  嗯,真爱啊。

  ……

  我的天不会真的不小心发现了什么秘密吧!!

  “额其实我也觉得……喻队性格嘛,很内敛很深情,一定是能成大事的人。”李轩率先打破众人沉默,转移话题。

  “嗯,所以将来追女朋友估计问题不大。”肖时钦也附和,“我觉得很多女孩子都愿意和喻队在一起,人好性格也好,有钱颜值也高。”

  “是啊是啊。”其余人都打哈哈附和,没错喻队多金帅气男友力十足,这么好的条件怎么会栽在叶不修身上嘛咱们这玩笑开得真是哈哈哈,完全没道理啊有没有,喻队要喜欢人一定很优秀,说不定比他还优秀才能入他眼啊对不对?对要最优秀的哈哈哈……

  最优秀……众人笑声小下来了,彼此从彼此眼中看到了冷漠。整个联盟圈显而易最优秀的就在他身旁好像?

  “大家吃芒果干不?”楚云秀迅速夺过黄少天的芒果干,再次转移话题。

  谢谢谢谢来一块。

  哎哟真好吃。

  那是我的!!

  就在这时休息结束了,众人迅速转身各自归位继续训练,完全结束谈论,很快将这事忘到脑后。

  才怪。

  ……

  “哈——早(上)稍好老叶呢?”第二天清早,方锐边打哈欠边道早安,发现喻文州肩上没挂着往日那瘫软成一团的某人,忍不住出声问道。

  “他今早请假了,我来带大家晨练。”喻文州回答。

  “请假?”楚云秀闻言笑了,“他能和谁请假?谁准的?”

  其实以叶修领队的身份而言他根本不用和参赛队员一起参加晨练,但无奈羡慕嫉妒恨的人群围攻起哄又恰巧被冯宪君知道,后者大手一挥好他们说的有道理你要以身作则你也要早起,就给叶修安了个领锻炼的活逼着来了。但叶修是谁能老老实实听话就不是他叶修了,往日来了就手一挥兄弟们加油锻炼强健身心啊,来我们先跑个1500米热热身……然后自己就做跑道外围打盹去了,气得其他人悔不当初觉得还不如让他房间里缩着。

  所以这个连主席都管不了,来不来都不是事的人,谁还能管的了他?

  “我。”喻队长笑眯眯地举手,“领队归我管。”

  哦。众人这才想起来是有这么一回事,别人家领队都是管队伍管队长,我们家领队是管队伍被队长管,因为队长比领队在人格自律性上压倒性的靠谱。

  “他怎么了?没事吧?”李轩问道:“喻队你不和叶神一间房,他是病了吗?”

  “应该是病了吧?”张新杰也跟着问,“往常他虽躺操场上但不也来了?”

  “没事,就是昨晚睡晚了。”喻文州云淡风轻地说,“今早起不来耍赖来着,没办法只好给假了。”

  睡晚了!耍赖!没办法!

  不少人都惊呆了,没想到你是这样的喻队!他是那样的叶领队!

  这怎么回事?!里面浓浓的宠溺和秀恩爱的感觉是我们的错觉吗?!喻队你不是曾说过高烧不到38°以上爬也要爬过来晨练吗?!这随随便便一句“没办法”休想骗过我们啊!!还有叶修耍赖是怎么耍的??抱着被子说垃圾话吗?怎么办想象不出来但是好想在现场???

  “怎么耍赖,抱着你腰哭着求你吗?”楚云秀表情古怪。

  “差不多,我又拽不动他,一看时间来不及就算了。”喻文州无奈地笑道:“主要害他那样的是我,只好补偿了。”

  喂你俩!!!

  大家再次被这巨大的信息量冲击到了,面面相觑间表情各异,彼此都从彼此眼中看见了惊讶与……兴奋的好奇,高压的集训日子里大家值得八卦开玩笑的事情越来越少,每一件都弥足珍贵,此时不开玩笑不八卦还等何时!

  “队长你不能偏心啊还有你可千万别上老叶这家伙的当!他多鬼你又不是不知道千万不要被他骗了!当时就该拖着他来不能纵容他这样的行为啊!”黄少天不爽叶修在睡大觉,率先嚷嚷起来,得到一阵赞同。

  “什么叫你害他成那样?”王杰希问道:“你怎么着他了让他起不来床了?”

  “这话说的哟哟老司机。”不少人跟着起哄,满脸意味深长。

  “有什么好猜的一定是老叶作死了呗!”张佳乐拍拍喻文州肩膀,“喻队放心无论你对他做了什么!我都支持你!干得漂亮!勇夺叶修首杀!够气魄!”

  “怎么了?叶修被喻队揍了?”张新杰从楼里出来看见大家聚在一起,走过来根据传出的碎语组成一种可能性。

  “喻文州揍?”王杰希挑眉,喻文州脾气是全队公认的好,要是叶修真强大到能把对方惹毛了倒也是一大壮举。

  不,还真不一定。不少人一想到叶修,迟疑起来。

  “不能吧?”肖时钦不太相信,这么多年喻文州和叶修的相处他也是看在眼里的,什么时候看过去都是两个老狐狸笑眯眯地对望,真人PK是够呛游戏里互相恁对方恁彼此公会倒是有可能,不过他也不拒绝凑热闹,“喻队要你能干翻叶修,我代表雷霆全体送来贺电。”

  “什么叶修被干翻了?”孙翔也来了,随口就说:“喻文州你昨晚酒劲这么大啊叶修都下的去手?哈哈哈哈——”他没笑几声就发现所有人都看着他,于是瞬间掐住笑声,“……干嘛都看我?”

  “……你这个干是哪个干?”唐昊语气古怪。

  “你装什么傻不就就、就那个……”孙翔最近跟这群没节操的人混熟了,只是忍不住荤段子张口就来,而且毕竟联盟男多女少大家偶尔也会开开“断背山”类型的玩笑,他孙翔虽没深究过具体如何操作好歹也知道自己的意思,但就是开玩笑啊!突然被问让他怎么回答?!……男性和男性从灵魂到肉体上的水乳交融?

  “说起来……”王杰希瞥了眼涨红脸的孙翔,想了想突然开口,“昨晚喻队喝的是不少,而且叶修也沾酒了吧?”

  “可叶修一杯倒啊,喝醉就睡觉。”肖时钦觉得这个走向诡异了起来,试图掰回大家来。

  “那就是喻队主动的?”唐昊震惊了。

  我不是那个意思啊!虽然顺着我的答案说下去是这个意思!

  “什么队长你这么重口吗?”黄少天蹭地扭头力度大的仿佛要折断脖子,“老叶啊那是我们永世的敌人啊!我们的目标是干翻他的啊队长!”

  “是啊,干翻了。”张佳乐悄悄说,“某种意义上。”

  “行了你们快别说话了,好可怕我已经想歪了。”楚云秀捂脸摆摆手,“行了喻文州别逗我们了,我们清醒了,快给我们说说叶修到底是病了还是怎么回事,我都快以为你喜欢叶修了。”

  哦原来是开玩笑啊?众人看向一言不发的喻文州,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其实也是最近深接触以后大家才发现喻文州虽看着温文无害的样子,实则性格和在赛场上所表现出来的坑敌人如出一辙,开起玩笑来只要无伤大雅那套路能玩死他们,而且对方已经成功和叶修搭档搞懵他们好几回了,很可能这次也是联合的一个玩笑。

  所以说你们玩战术的能放过我们普通人吗?

  “嗯。”喻文州在众人注视下,赞成地点点头,然后微笑地张开口,“开始晨练吧,先跑800米。”

  众人:“……”你是默认了吗?是默认了吧?啊??

  “喻队你这就不对了!这么多人被你开起玩笑了,负责开到底啊。”李轩叫道。

  “是啊急死人了别卖关子了,不会人真是被你搞的下不来床了吧这么宠着。”楚云秀这下是真不困了,捂着嘴巴连连感慨。

  “保证好好的,等下吃饭都能看见。”喻文州乐了,“我也没卖关子啊,我从一开始就说了他起不来,仅此而已,是你们自己乱猜其他。”

  “不行啊,太脏了,心太脏了,看,他乐在其中呢。”唐昊摇头。

  “你们好奇可以等下问当事人本人啊。”喻文州指指手表,“而且再不开始要耽误早餐了,大家还是先跑起来吧。”

  “你说完我们再跑!”众人起哄,“要不我们就要乱猜了哦!当真了哦!”

  “好啊猜吧。”喻文州笑容没变,“大家边跑边猜好了,不耽误。”

  “……”

  

  “什么情况?!”跑起来后张佳乐跑到黄少天身边,满脸震惊,“喻队平时是这样的吗?!为啥不解释?!我都要信了孙翔的话了!”

  “我哪里知道!”黄少天也懵逼了,转身看向唐昊,“你不老叶他们隔壁吗?!听见啥动静没昨晚?!”

  唐昊认真思考起来,然后看向肖时钦,后者直摇头,“我没注意。”

  “昨晚……”突然有人开口,“前辈来过我们房间。”

  “我操真的?!”黄少天看着跑在后面的周泽楷,“怎么回事快说快说!!”

  周围听见的人都赶紧边跑边凑了过来,团团将周泽楷围住。

  “借身体乳。”周泽楷回答。

  “身体乳?!”张佳乐觉得自己要不行了,“是……是能润滑的身体乳?!”

  “你的重点抓的有点可怕。”肖时钦忍不住说。

  “是用身上的。”周泽楷补充。

  “那肯定啊!身体乳用身上的!但是身上范围很广啊!”张佳乐在自己胸口画了个圆,比划着说。

  “不是。”周泽楷无奈,“前辈涂身上了,在我房间里。”

  “他在你房间里涂身体乳?!”张佳乐也要疯了,“他想对你做什么?!”

  “借身体乳啊。”周泽楷奇了怪了他表达能力这么差吗,“洗完澡光着来的,抹完就走了。”

  光着?!抹完?!就走?!

  这些人要完。周泽楷看着周围几个人顿时粗重的呼吸声,放弃解释与交流。

  “周队的意思就是借个身体乳而已,你们冷静点。”肖时钦赶紧解围,同时将众人已经犹如撒缰野马般奔腾的思绪稍微拽回来点,“肯定是洗完澡发现自己身体乳用完了,所以才和周队借的。”

  “那他洗澡干嘛?”张佳乐明显还没被救回来。

  “你这一句话得罪了全天下所有天天洗澡的人。”王杰希冷静地说。

  “后面干什么呢好好跑步!”

  众人这才嘘声散开,张佳乐和黄少天对视一眼,彼此从彼此眼中看见了惊讶,不由得想起了之前的猜测。

  绝对有情况!

  ……

  跑完步做完操后,众人收拾了一下就一起去吃早饭,有不少人不嫌跑得多还有力气追着喻文州瞎问,但当他们一进自助餐厅看见叶修坐在座位上打着哈欠喝豆浆时,立马眼前一亮呼啦啦朝那边围过去。

  “叶修!”黄少天张佳乐一左一右哼哈二将,横刀立马坐在男人身边,成功将其包围。

  “干什么干什么?”叶修叉子差点吓掉,“不就晨练一会儿没见吗?这么想我?”

  “呸,少贴金,问你个事。”张佳乐胳膊搭着叶修的椅背,神秘兮兮地问,“你为什么没来晨练啊?”

  “头疼起不来啊,怎么文州没和你们说?”叶修开口。

  “叶修!”楚云秀站在叶修身后,在后者转头瞬间突然大吼一声,“你后脖上是什么?!吻痕?!”

  什么?!不少原本没放在心上正在取餐的队员们都抬头看过来,黄少天一把按住叶修拽开对方衣领往下一看,“我操这红一道白一道的!还有小点点!怎么回事?!”

  “什么什么我看看——”李轩凑过来一看,然后就一句,“……挺激烈啊。”

  “噗——大爷们小点声让不让人吃饭了,怎么了你们这是什么吻痕想什么呢?!”叶修脸差点被按在豆浆碗里,一脸懵逼,“文州!喻文州呢?!你过来!本来就病得不轻的娃们让你带了一早上怎么都疯了?!”

  “人这儿呢。”喻文州端着碗麦片过来了,坦然接受着大家的注视,扫了一眼状况后扑哧一笑,“你们这是做什么呢?”

  “喻文州现在你已经没有退路了,快说你俩昨晚都做了什么!”张佳乐指指叶修,满脸严肃,“这么大的活体证据在这里你没地方狡辩了,快招!”

  “禽兽啊,比禽兽还可怕。”方锐连连摇头,“连老叶都下得去嘴,喻队你是男人!是真男人!”

  “其实说不定喻队是断片了吧?不是说昨晚喝完酒?”李轩猜测,“很多人酒品不好很容易出事啊,指不定叶修抱着他送回房时被错就……”

  “就这样吗?”楚云秀下巴抬抬示意叶修后脖子,“搞得人家身上全是小草莓?”

  “对啊,喻队哪里是那么随便的人,肯定只会对喜欢的人下手。”肖时钦笑着说道,发现周围人没人反驳迷之沉默后头皮一紧,“你们别想多啊!我没说喻队喜欢叶神啊!”

  “噗——”就在这时,一声憋笑引起众人注意,大家这才发现站在他们面前的喻文州抬起一只手捂住自己的嘴,笑得身子都弯了。

  “怎么了?这是被说中了不好意思了?”众人都懵逼了,有些不明白发展。

  “你们啊,有这功夫乱想都给我拿去训练啊!”叶修算是彻底明白了怎么回事,甩开了黄少天和张佳乐,“我这是被蚊子叮的!”

  “名叫喻文州的‘蚊子’?”方锐满脸天真。

  “脸呢方锐大大?”叶修吐槽,“当然是真的蚊子了,昨晚文州出去打电话忘记关门了结果放进来了好几只大蚊子,还就叮我一个,我昨晚打了一晚上蚊子凌晨才睡,能不头疼起不来吗?”

  “那你昨晚去周泽楷房间干什么?”张佳乐追问。

  “借身体乳啊,B市干燥我最近身上总起皮,洗完澡出来发现身体乳用完了文州又不在,就只能去借别人的啊。”叶修摊手,斜眼看向一脸围观群众,“各位爷还有什么疑问?脑洞太大去嗑蓝药啊补补脑,别在这里乱YY啊。”

  “可是喻队那表情……还……”李轩指指喻文州,当看见还在笑得对方后立马明白了,“你果然故意的吧?!”

  “我看你们挺开心的,就没打断,哪里知道你们会想那么歪。”喻文州轻轻擦了擦眼角泪水,笑得眼神都柔了下来。

  “队长你居然连自己人都骗完了完了一定是最近和叶不修呆久了被传染了!醒醒啊队长!”

  “心脏在一起就这化学反应,了不得了不得。”

  “完了这个队伍药丸。”

  “都闭嘴,文州也是看你们最近发蔫压力大给你们解解闷,都领情啊。”叶修指节扣扣桌面,“笑一笑这事就过去了,就拿现在的精气头去训练听见没?”

  “明明是你俩玩的开心吧?”方锐瞥了眼叶修眉目间掩不住的玩味,再看看一旁笑意满脸的喻文州,真心觉得决定这两人带这个队伍的人是疯了。

  “娱乐大家娱乐自我,双赢。”叶修摊手,露出大家熟悉的笑容,仿佛在说“来啊~快活啊~”

  “滚蛋滚蛋!”

  “恶劣!没劲!”

  “拖出去打死战术师!”

  “别啊我和张副队躺枪无辜啊!”

  “就是。”

  “哈哈哈——”

  众人都乐了,笑声传染的不少凑热闹的工作人员也跟着直乐,一扫前几天死气沉沉的早餐模式,气氛欢快了不少。

  

  “我还没说你呢,玩笑敢开我头上了。”叶修将餐具放进餐车,离开时拍拍喻文州后腰,“只许一次下不为例啊,不就让你带次晨练这么不满报复我?”

  “怎么会,为叶领队分忧是我分内的事。”喻文州笑容无懈可击,“高兴都来不及。”

  “行啊文州,学坏了。”叶修呵呵,“等下训练操练他们就照这个模式来,既然他们有空瞎搞,那就让他们榨干在训练室里。”

  “好啊,一起来。”喻文州也呵呵。

  不少看见自家队长领队互相“呵呵呵”这幕的队员们浑身一冷,默默走开了。

  ……

  “喻队好啊。”吃完早餐后喻文州一人去电脑室打印资料,正巧碰见在遛食的苏沐橙,对方双手交叉背在背后,语气轻快地和他打招呼。

  “苏队好。”喻文州点点头,自从苏沐橙成为兴欣队长后他就一直这样叫对方,所有人的称呼他都没变,即便现在他才是他们所有人的队长。

  “今天早上过得如何?”苏沐橙问,“我看你笑的很开心呢。”

  “是啊,很开心,也很有趣。”喻文州轻声笑道:“和大家开了一个没有恶意的玩笑,苏队觉得我这样过分吗?”

  “怎么会,毕竟我也笑得很开心。大家被集中在这里除了训练外没任何做其他事的时间,最近气氛一直挺低迷,能有这样的效果很好啊。”苏沐橙抿唇一笑,“只是我有一点好奇,喻队做这么大牺牲不怕有后顾之忧吗?”

  “你指什么?”喻文州问。

  “因为说你到最后都没有正面回答喜不喜欢叶修的事情呢。”苏沐橙歪头看着面前温润好看的青年,对方眼神深邃,像是沉着一片星海,“是巧合吗?还是……另有原因呢?”

  “自然不是巧合。”喻文州在苏沐橙意外的目光下坦然微笑,“我是喜欢叶修,而且无意隐瞒。”

 



评论
热度(1257)
2016-08-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