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

© su

Powered by LOFTER

[叶喻] 制衡(下)

鯉幟:

谢谢大家的高效率,让我在离开家前只留下了场贩数量的本子><

说好的通贩结束放出正文w

剩下两篇明后天发,且让我混更吧……(殴


《制衡》前文上篇 戳我 


04

  对于蓝雨,叶修其实还是挺有感情的。毕竟是和霸图一样,在第一赛季同期组建,又总在季后赛厮杀的老对手了。只不过跟到了霸图满场深仇大恨的嘘声不同,蓝雨的粉丝们即使嘘人也挺克制。有一次在G市打完比赛,两队照例聚在一起联络友情吃宵夜,提到下一场客场对战霸图叶修还感慨了一下,结果被黄少天白眼:“蓝雨粉怎么啦?你见过微草来比赛的现场吗?这叫爱憎分明素质高你懂不懂?不过像你在霸图的待遇纯属个例,全联盟就数你没节操脸T招人恨啦。”

  不怪黄少天嘴巴毒,实在是叶修自己挑起来的,因为他的原话是:“你们蓝雨粉嘘人就差远了,听着跟肾亏似的,怎么不随你?”其后的垃圾话大战,按下不表。

  似乎在北方土生土长的霸图一如其名,就该是那副硬汉模样,而生在南方的蓝雨就该像水一样温柔而不动声色。如果说霸图喜欢用拳头说话,饭桌上就算只有一罐啤酒的量也要拼个两败俱伤的痛快,那蓝雨这每回尽地主之谊请吃饭的节奏简直是温柔得无以复加。

  比如第十区各大公会只有蓝溪阁拉拢他时打感情牌;

  比如魏琛损友玩闹般地聚一帮子人,要赚他那500块钱;

  比如黄少天嘀嘀咕咕地窝在网吧的阴影里帮他刷副本记录,末了认真地对他说有什么困难尽管开口,你一定要回来;

  比如喻文州用着剑客流木,一边对战一边平静地讨论着他的散人的优势与劣势,笃定他会重返赛场。

  当叶修从职业圈站开一步,远远地打量那些熟悉的景色——虽然他不是一个爱怀旧的人——和故人重逢又告别,这些对手也好,队友也好,都让他感到了怀念。他了解太多的职业选手,了解他们的操作风格、弱点、脾性、爱好乃至私生活的小八卦。人在了解的过程中,总是不经意地投入了与时间和精力成正比的感情。蓝雨在他眼中是团队气氛最好的战队,乃至陈果把蓝雨的特色说成“手残和话唠”时,叶修下意识重复了当年喻文州对他说的“你就不能想点好”。蓝雨,霸图,对于叶修而言,都是很好的队伍。

  只是他最熟悉、最有感情的那支队伍,却再也回不去了。

 

  那年冬天退役后,叶修第一次打开QQ时,被蹭蹭蹿高好似要冲出屏幕的消息提醒吓了一跳。铺天盖地的问候和疑惑,好像没有谁是特别的。他点击了屏蔽全部。

 

  叶修再打开喻文州的聊天窗口的时候,君莫笑早将第十区开荒搅得鸡飞狗跳,兴欣公会也建立了起来,他要重返联盟一事已不是秘密。卧底蓝河留在兴欣公会当起了“头号保姆”,叶修在他强烈的抗议下删掉了这个称号。看着绝色在频道里指点新人小白忙得不亦乐乎,他一时间也有点愣怔,而后心血来潮地,在QQ好友列表里拉开了索克萨尔的对话框。

  窗口里还留着他刚退役时喻文州发来的历史消息。

  不是疑惑,没有惊讶。

  他说:“这就是你的解决办法吗?”

  叶修几乎可以想象出喻文州微蹙眉头,质问自己的模样。然而平面的文字传达不出任何情绪,这让他松了口气。

  “现在怕了吗?”叶修敲下一排字发出。

  没过多久对方原本灰暗的头像闪动起来,显然是在隐身。叶修打开一看,不由笑了半秒。

  “去年12月的消息,现在回,看来你手速下降不少。如此想来,倒没那么怕了^ ^”

  “照这么说,我岂不是和你一样了。”

  “我做梦也没想到会有这一天。”喻文州的回复附着一个受宠若惊的小人脸,很快又说道:“叶神找我有什么事?”

  烟灰掉了零星在键盘上,叶修拂了拂,然后才慢吞吞地打字道:“没什么事。”

  那端静了片刻,消息跟来:“那就随便聊聊。”

  “好啊。”

  “吃饭了吗?”

  “……你不是吧[/流汗]”

  “呵呵,在刷副本?我记得君莫笑快到50级了吧。”

  “是的,准备进神之领域。”

  “神之领域的挑战任务,我也算记忆犹新了。当年……”

  两人真就这样随便聊了一晚上,聊当年网游里的故事,聊荣耀的战术,甚至聊其他选手的八卦。对于叶修而言并不会耽误正事,君莫笑依然极有效率地刷着副本清着任务。快凌晨的时候喻文州向他道别,叶修回了句早点休息,窗口上对方的“正在输入”却仍显示了老半天。

  对着屏幕看了太久的眼睛有些疲倦,叶修放松了操作电脑的姿势,嘴里含着香烟,放空般盯着那四个跳动的字符。

  信息终于送到:“在第十区或者神之领域,基于战队的立场,我没法帮你什么实际的忙。你和你新玩的散人,有时我想想都头疼,还好暂时不用操心。所以,只要是我可以的,有什么需要都别客气。”

  叶修心说这话莫非是蓝雨的专利,队长的承诺果真比副队长要逻辑严密,可对方若是得知蓝溪阁第十区的公会会长都给自己打起了工,该作何感想。他在对方看不见的地方露出了微笑,咬着烟敲下一排字。

  “放心,对你从来没有客气过。”

 

  对喻文州还客气,他是赢得不耐烦了吗?

  即使是光芒万丈的斗神,一不小心也会被六星光牢锁住,陷在术士的泥沼里。

 

 

05

  叶修总会把一场场职业比赛分门别类地下载存好,这是他从开始做职业选手以来的习惯。带着兴欣到处抢boss那阵子,网游累了,看看老对手们的身影也成了调剂。大多数时候一个人看,偶有新奇的发现,似乎是那次闲聊的后遗症,他会拉出喻文州的好友框,暧昧不明地说上一两句让他猜。只有头一回喻文州回复得比较晚,后来索克萨尔的头像变得常亮了起来。在这段时间里,他和喻文州的交流很频繁,分析挑战赛里这些与蓝雨无关的对手,和宣言的一样,毫不客气地向喻文州寻求着协助。时常扯上几句与主题无关的闲聊,有意无意触及着对方的生活。

  喻文州的理解总是简洁而精确。他们之间隔了几百公里,隔在各自屏幕的一端,却心照不宣。当叶修重回联盟,他们之间的对话记录默契无言地停滞了。

  他们的相互了解,总归基于对手的身份。

  季后赛第一场,兴欣战队全员坐在一起分析对付蓝雨选手的心得和战术。魏琛作为蓝雨初代队长,在整个布置中成了关键人物,久未被重用的他说得神采飞扬,毕竟在座没人能比他更了解蓝雨。然而在散会之后,叶修却看到他发怔般地站在窗边望着城市一隅,默默地抽着烟,几分钟前的眉飞色舞仿若假象。

  霸图“四大天王”成军时开玩笑般提起的命题,叶修又一次想到了。假如有一天,这些老对手们不再各自为战,而是站在了同一个队伍里,会是怎样的情形。

 

  自然,他没有想到这一天会来得如此之快。

  离正式出国比赛还有一段时日,已经在B市秘密成军的中国国家队的队员构成终于通过公关放出消息,在荣耀圈激起震荡。论坛又一次迅速被哭天喊地的叶修粉们占领,不过这回是惊喜。玩家们畅想着不远的未来,一片热火朝天。与此同时,国家队成员们却在冷气房里冷静地集训。

  饶是顶尖职业大神们,面对精细的战术布置和配合也出现了磨合的问题。一次不够流畅的模拟练习之后,大家都有点郁闷。

  “这里如果能成功用一个魂御,情势就能被我们接管了。”肖时钦感慨地说。

  “牧师在这个情况下近身成功率低。”张新杰冷静地扶扶眼镜。

  “另一边也有风险,”喻文州补充道,“靠弹药或神枪拖时间,如果对方卖血就难办了,毕竟王队那也只有一个人。”

  “两个近战,我可以退回来。”孙翔插嘴提议道。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应该还有更稳妥的布置。”喻文州说。

  张新杰和肖时钦赞许地点头,而其他人全露出了苦逼的神情。

  半天没讲话的黄少天这会儿开口了:“这里能上个散人吗?”

  会议室里瞬间安静了。难得黄少天这么简练又一语中的,却没有人对此感到欣慰。叶修抱着胳膊靠在墙边,无辜地回瞪着在座诸人。

  大家更郁闷了。

  于是在餐厅里吃午饭时,张佳乐代表群众对叶修进行鞑伐:“你说你打得好好的退役个什么劲,退上瘾啊?”他用叉子卷意大利面吃,正要放进嘴里的一刻面散了。叶修看着他那气势汹汹的架势,毫不怀疑自己在他眼里就是那一团被戳得七零八落的面条。

  叶修叹了口气。

  “我上,换你?”

  “你换不了百花缭乱。”张佳乐肯定地说。

  “那我换谁?”

        张佳乐想了想,眼神与其他人交汇了一圈,最后和坐在对面的喻文州对视了一眼,然后塞了满满一口面条。

        “不说了,太影响友情了。”他口齿不清道。

        这么好的嘲讽机会,叶修难得地没说什么,抹了嘴一个人溜达出门。

 

        被喻文州找到时,叶修正蹲在露天台上抽烟。日光明晃晃的照得人睁不开眼,叶修眯起眼确认来人,太阳在对方的轮廓上镶了边。

  “到处不见你,我猜你可能会在这里,”喻文州走到叶修身边,也蹲下了,“四点开发布会,准备一下吧。”

  叶修点了点头:“你说,上头让我当这个领队,诚意不太够啊,好歹给我个房间能吸烟的?”

  “国外也是室内全禁烟的,现在就当演习吧。”

  “真要死。”叶修嘟哝。

  喻文州忽然伸手讨要他手上的那半截烟。他有点惊讶,但依言递过了那被捻得外衣上都有点汗渍渍的香烟。喻文州一言不发地端详了片刻,就着些许濡湿的滤嘴吸了一口。

  “喻队长,这可不必和我学。”

  炎热与香烟,叶修感到说话时喉咙干燥。他看到对方虽然没有被呛到却还是皱了眉,便问感想如何。喻文州说并不太喜欢,却固执地要抽完那半截烟。

  “干嘛想抽烟?”叶修问。

  “就是想体会一下你的感受,以前听魏队他们总说赛前赛后一支烟,是不是真的有那么好。”

  “你现在觉得呢?”

  “这个我大概学不来的。”喻文州笑。

  叶修又点点头:“少了一支烟,你依然能打一手好牌。”

  喻文州默然不应。叶修发现喻文州单独和自己在一块儿时,说话常常会变少,不像他平素那样为了八面玲珑地照顾着他人的情绪,而不把自己的情绪流露出来。然而喻文州和他一样,就算流露出情绪,也不会轻易将这情绪的源头示人。这会儿有些低落的喻文州在想什么,连他也吃不准。

  于是叶修又抽出一支叼在嘴里,凑过去用对方的火星点燃。一点五支香烟的距离,可以清楚地看见皮肤上氤氲的细密汗珠。

  “那你再陪我待一会儿吧。”叶修说。

  “好啊,”喻文州垂眼答应着,“发布会也能陪你去。”

  叶修笑了,揉了揉喻文州的头发。

  “你不去谁去啊,是我陪你去啊。”

 

  如今由阳光和闪光灯勾勒的人形,却从来都触手可及。

  叶修想,他们终归是一类人。

 

 

06

  他想起第一次退役的三年前,也是一个艳阳高照的夏天,在机场接到跑到H市找他的喻文州。天气太热,坐在游船上看波光粼粼的湖面,恍生沸腾的错觉。

  两人游完湖上岸,你看我我看你,面对头上的似火骄阳,做贼心虚似的躲进了附近的便利店,待到落日西沉才溜出来。喻文州苦笑:“这趟旅游算什么事啊。”

  叶修拍拍他的肩:“这世上,重要的是能随心而动。”

  喻文州点头:“嗯,从你身上看得出来。”

  “你还要努力。比如你觉得热,就不必在意什么旅游了嘛。”叶修说。

  喻文州冲他笑得很老实:“那我现在觉得饿了,叶队请吃饭吗?”

  两人就在附近找了家饭店,靠窗的位置,向外看就是暮霭中的西湖。快吃完的时候,喻文州望着窗外的风景问叶修散心了吗,叶修说你真是来关心我的啊?

  喻文州反问:“叶队不信吗?”

  叶修避而不答地给喻文州夹了一筷子菜:“那我们来年季后赛见吧。”

  喻文州微笑:“好啊,这个我还是比较有把握的。”

  “哦,这么自信?”

  “那你呢?”

  “我?”叶修先反问了一声,然后理所当然地说道,“当然是争冠啊。”

  这一句话放在上赛季无缘季后赛的嘉世身上,似乎有点调侃。但喻文州并没有笑,就这么盯着叶修看,叶修也在他的目光里继续神态自若地喝着鱼汤。

  然后喻文州说:“你知道我很喜欢你吗?”

  叶修一愣,说话时忘了才喝进口的鱼汤,顿时咳得天昏地暗。他费劲地边顺气边冲喻文州摆手,后者一脸无语的表情,站起身过去给他拍背。

  “叶秋你至于吗?”

  “……你能别突然表白吗?”叶修擦着嘴,愤愤不平地说道。

  喻文州不置可否:“其实我进联盟之前就在关注你了。”

  叶修呵呵干笑:“要给你签名吗?”

  “不必了,我已经粉丝毕业了。”喻文州笑道。

  “我伤心了,我的签名还是挺值钱的。”叶修认真地表示。

  喻文州笑着摇了摇头,手还搭在叶修的背上,俯身在叶修耳边说了一句加油。叶修转头就对上了喻文州总是很温和的褐色瞳仁,里面带着笑意和专注倒映着自己。于是叶修咧嘴笑着,说我会的,你也是。

 

07

  我也喜欢你,你知道吗?

 

  End.


后记:这是一个接着《服输》写叶神回应的故事。想表现两人循序渐进的猜谜般的“制衡”关系,写起来不太轻松,两位队长双商太高了(跪)。我个人很喜欢露台上那一段,场景是灵光一闪,台词却改了几遍。于情,于事理,他们在不露痕迹地关心并信赖对方——当然点烟的地方还有一点点色气吧(笑)

以上,笔力有限,望喜欢。

评论
热度(110)
  1. su鯉幟 转载了此文字
2016-08-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