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

© su

Powered by LOFTER

[喻叶]心术(完)

小白糖:

*《地狱之火》番外,应该算是前传。


*虽然是喻叶,但是写喻队比较多,如果纯当喻叶看的话结构就有很大问题了,所以就当喻队的补充番外吧~




(1)




喻文州小学四年级的时候,生活出现了一点小变动。


他的父亲那时候还是一名讲师,跟着学校里的某个教授在外面做课题,一个月才回家一次。母亲是个医生,工作虽然辛苦,但是非常疼爱他。他家的生活常态就是,喻文州放学后和同学一起回家,母子二人吃完饭之后,他写作业,母亲陪在他身边看书。


但是他四年级的时候,母亲要去B市一家三甲医院进修半年。于是只能把喻文州托付给他的姑姑家照顾。姑姑家有个女儿,比喻文州大一点点。


一开始是很愉快的,姑姑一家对喻文州都非常客气,生活上也照料得很周到。但是亲戚的客气关心和母亲无微不至的疼爱完全是两个概念,尤其是在幸福的表姐的对比下,小小的喻文州有时候会感觉到有点被忽视的落寞。但这对他的心灵也不会产生什么重要的影响,直到有一天。


现在的喻文州已经记不起当时让他和表姐争执的原因是什么了,可能是他好奇表姐的一本小人书但是人家不想给他看吧,很正常。两个小孩在那里吵吵闹闹,然后姑姑走了过来,把表姐的书拿过来给他,说:“茜茜,你要让着弟弟啊。”


因为年龄,或者身份,喻文州是这场小小战役的胜利者,但是很多年后,他只记得姑姑当时的眼神。姑姑的语气很温和,但是看着他的眼睛里,写着轻微的厌恶。


喻文州长大之后,和表姐以及姑姑一家的关系一直非常好。不仅仅是因为年少时他家收留过他,应该说两家人本来就走得很近,又都是明礼热心的人。


但是,从那个眼神起,喻文州突然察觉到,原来可以最直接的感受到的,未必就是事情的真相。


嘴上的谦让和满足不一定代表内心的认同。脸上挂着笑容,不一定就是喜欢,口里说着夸奖,不代表就不讨厌。


这其实是每个人都迟早会明白的事,但是,到了喻文州生活的这个时代,绝大部分孩子都可以拥有一个幸福的童年。来自父母和其他长辈的细心呵护,可以让他们在心智日渐成熟的时候,才逐步的接触学校和家庭以及一切光明之处都不会教给他们的一些事情。但这个色彩绮丽的童年谎言在喻文州这里产生了一个小小的破绽,就像包裹着不明礼物的包装纸磨掉了一个小角,提前露出了盒子里面的真相。


喻文州并未从此变成一个两面三刀的人,恰恰相反。他的家庭教育让他永远不会发展出下流的品行。不过,从那个时候开始,在他的同龄人还处在高兴了就笑,不开心了就哭,讨厌谁就发动朋友孤立他,只要比自己权威的人说的话就都会奉若真理的时候,喻文州开始学着,不过分泄露自己的情绪,也不轻易去相信别人告诉他的任何东西。他要做的不仅仅是去感受,而是,去认识。在学着认识的时候,悄然发育着自己的心智。


那么他又怎么获得对别人,环境,以及这个世界的认知呢,这大概是一种与生俱来的天赋,或者出自智慧的产物。他去市立图书馆看过一些书,但更多的还是来自于对生活的观察。这其实很简单。大多数人只是无声的活着,努力着,随时准备着为一些或大或小的际遇而快乐、愤怒、激动、沮丧,他们的感情即使加了一层身为成人的掩饰也显得如此直白,这种感情写在他们的眼睛里,脸上,身体的每一个姿势和动作中,说话的语气里,说出的每一个词语中,写在他们的历史和未来之间,写在记忆和欲望名下,每个人身上都汇集了无数的信息的川流,像一团翻腾而起的火焰,骚动着叫嚣着,但是他们并不知道。


他们并不知道身体和行为每一秒钟都在出卖着他们的情绪,他们甚至对自己的情绪也不甚了解。他们只是用自己的感情和想法去影响着一切可以影响到的人,但终其一生他们也不会去想一想,他们为什么会产生这样的想法和情绪,是否合理,是否有意义或者有价值,是否可以控制着走向正面的归宿。它们只是产生,作用,然后消失,就像一片原野上纷杂茂盛的野花,它们曾经如此嚣张艳丽的盛放过,但是直到凋谢腐烂成为泥土,也不曾知道,自己来过这个世界。


但是喻文州知道了这个秘密,从此世界便对他展开了另外一幅图景。




犯了错的小伙伴们在讲台前罚站时,一排羞愧慌张的小脸蛋上,喻文州还能看到有一个噙了亮晶晶的泪花却不让它滴下来,一脸倔强的样子,他不知道原因,只能下课后去安慰,尽管优等生的他和他们平时根本玩不到一起——然后他知道了,虽然平时是一伙的,但是这次错误他并没有参与。一如多年后,他看到队里的某个队友赛前赛后都在不由自主的看手机,比赛打得虽然仍然很积极,但是有时候过于冒进,犯了错误之后又夸张的想去补救,日常训练时虽然正常但感兴趣的话题也不再参与,便知道对方肯定是生活上出了问题,多半还是感情方面的问题。喻文州和他私下里谈谈,推心置腹几句之后对方便都招认——和一个女孩子暧昧了一段时间,但是对方嫌他不够大神,就分手了。


到了后来,等这种有意识的观察已经成为了习惯,然后变成能力之后,喻文州就试着适当收敛起自己的习惯。他对窥探别人的隐私兴趣不大,加上观察所得的信息还是片面,没有什么用处。但是他变得更加体贴,更加懂事——在别的孩子还处在反叛期,因为父母一句难听的话就觉得自己被世界抛弃了的时候,喻文州已经开始从父亲母亲的神色中知道他们工作的情况和心情,然后决定在晚饭时段是做出一个好孩子的样子汇报学习的收获后假装索取奖励的要求打一会儿游戏,还是饭后什么都不说的乖乖洗碗然后回房间闷头看书。


父母觉得他是个稳重懂事的孩子,老师同学也都喜欢他。喻文州不会跟风排挤或者嘲笑谁,也没有任何孩子气的势利,会向着老师的一方或者同学们的一方抱团。他妥善的隐藏起小伙伴们不能被老师知道的错误,又很好的帮着老师布置着一些任务。他的成绩很优秀,看上去也从没有为读书所苦的样子,就在所有人都以为并且祝福着他一路如此顺利的进入高中然后考上一所名牌大学,进而有一个光辉灿烂的未来的时候,超乎所有人意料的——他认真的跑去玩了一个游戏。


不是放学后跑去网吧里摸一个小时鱼的那种玩法。喻文州高一的那个暑假之后,暗恋他的女孩子还在想着开学后是送巧克力还是直接发短信表白,但是她们发现,那个温和清秀的成绩总稳定保持在在前三的少年,再也没有来过学校。




喻文州的性格在他决定未来的道路上帮了他的大忙。因为少年持重,甚至父母有时候也会被他帮到一些,所以他们往往很尊重喻文州的想法,而不是简单的予以肯定或者否决。喻文州说服了他们,报名进入了蓝雨的训练营。


学习,训练,然后出道。


三年之后,他带着蓝雨这个从籍籍无名的小队伍一点点成长起来的团队,第一次拿到了荣耀职业联赛的冠军。




(2)




为什么要来玩荣耀?


联盟200多名职业选手,可能每个人的答案都不一样,当然,也可能有很多人都相同——因为喜欢啊。但太广泛的,就没什么意义可言。至少,虽然喻文州的理由也可以描述为喜欢,更深的原因却更加复杂。


升上高中之后,喻文州发现他已经看到了自己的未来——对,最了不起的就是旁人给他设计的那条。可能细节上有所变动,比如考上大学换成出国,去大企业换成当医生之类。但是那条既定的路线,让他感觉乏味透顶。他知道,读书有读书的规则,进了社会有社会上的规则,规则玩得好的就是人生赢家,不管使用什么样的手段。荣誉不一定光彩,渎职不一定难堪,无能不一定失败。不管曾经有过怎样的过去,终究要掉入那一缸可以让所有事物都失去本来光泽的灰色。


喻文州不是玩不转这些规则,但是他不想让自己的命运被这些规则左右,终生都要被它们所制约。


但他玩的这个游戏不是这样。


在竞技场里第一次手忙脚乱的PK掉对手,荣耀两个大字跳出来的时候,喻文州突然体会到了那种纯粹的没有任何附加理由的胜利的愉悦感。


他没有兴奋,叫嚷,甚至没有浮起一丝笑容。那种愉悦感安静的在他内心里膨胀着,滋润着,直到他按下了下一次开局的按钮。


他喜欢这种干净的胜利。




因为手速的原因在训练营里被人嘲笑甚至同情的时候,喻文州并没有气馁,连点受打击的感觉都没有。来之前他不知道,来到这个在当时的他看来还是人才辈出的训练营中,他才明白自己的操作是怎样一个难以容忍的缺点——甚至,在别人看来,可以称之为错误。


但是被大家追捧的认可的就一定是最重要的吗?喻文州从来不是因为别人的否定就会去真正自我否定的人。在他学习去观察环境和别人的时候,他早就建立起了一座无形的屏障,将他人的目光安全的隔绝在他的自我认识之外。能让他观照并修改自己的,只有被他认定过的真理。在荣耀这个领域,最基本的概念——游戏玩得好,操作、意识、战术、观察力、判断力,都是必须的条件——为什么所有人都被误导,认为操作才是最致命的决定性因素。


喻文州纹丝不动的在蓝雨的训练营里坐了一整个夏天。坐在他左右的孩子都在拼命的练习着手速和精准的时候,喻文州更多的是使用他自己的脑子,去想,他应该怎么打,他还可以去怎么打。


在一次队内训练中,他战胜了蓝雨当时的队长,魏琛。一次,两次,三次。在旁人看来,这是让人震惊到尴尬的结果。但对于喻文州而言,这就是很简单的屏幕上跳出了三次荣耀而已,就像他不论在日常训练还是娱乐的时候,击败的那些对手一样——只是这一位的手法更犀利,意识也更老辣罢了。


魏琛当时的状态非常不好,他一进训练室喻文州就感受到了。当时他们没有在练习,正坐在一起静静的等着前辈们的到来。魏琛开门的声音很大,走路带风。有点不修边幅,衣领都折起一角。魏琛哈哈笑着坐下,挨个和小孩们打指导赛,但是他的眼睛里没有笑意,血丝,黑眼圈,甚至略略有点散乱的眼神——那是被什么事情分了心或者困扰着,注意力不集中的表现。


如果说第一局确实是因为魏琛轻敌而失败,那么第二局和第三局,魏琛的确变得认真了起来。但他终究一半输在了对于对手的未知和应对能力不够,另外一半输在了他的心态上——不管是这段时间一直在困扰着他的问题,还是这个本来用于缓解心情的下午遭遇的这场意外。


魏琛的这些问题,在游戏中表现得都很明显。喻文州没有对于前辈的礼节性谦让——这种行为,和在社会上屈就自己才能只为了让更有苦劳的人可以理直气壮的霸占更有利的地位,有何区别。击败对手,是他给予这个游戏和同属于职业圈的对方,最大的尊重。但是这种胜利也不会让喻文州感到得意,甚至连高兴都说不上。战胜了一个状态不好,甚至正在走下坡路的同一阵营的前辈,赢的滋味都变得有点苦涩了。




过了一段时间后,魏琛退役了。喻文州又在训练营里波澜不惊的呆了一年之后,和他在训练营里结交的好友黄少天、郑轩一起,作为蓝雨的正式队员,出现在了职业联赛的赛场上。




(3)




蓝雨的成长史,其实也是喻文州黄少天郑轩他们这些人的成长史。正是从他们开始,蓝雨形成了自己独特的风格,一点点提升着在联赛中的成绩,吸引了越来越多的粉丝,创造着在比赛之外的更大的收益,甚至,参与了联盟商业化的进程。


外人看来,蓝雨最吸引人的亮点莫过于这个技术和创造废话的能力同样犀利的剑客黄少天。甚至有些对比赛一知半解的门外汉,会势利的猜测一下身为队长却手残到有时候会影响整个队伍的喻文州,在队里的话语权是否还不如那位机敏灵动又异常犀利的副队长。


但是蓝雨俱乐部的所有人都知道,如果队长不是喻文州,他们未必能成长为如此良性的一个队伍,未必能拿到那座冠军的奖杯。


喻文州的战术,仅仅是最简单的技术上的原因。用兵一时,养兵千日,喻文州担任队长之后,对于整个队伍的改变,大家都看在眼里。


他没有做出任何拉帮结派或者为自己立威的事情。被任命为队长之后,他从没有以一个队伍里的领导的身份开过一次会议,发表过一次讲话。


但是就像是奇迹一般的,他清楚队伍里每一个人的风格、长处、缺点,他会针对他们的问题提出自己的建议,给后辈准备好单独的训练方式。他甚至知道他们的状态,他们的心情,甚至是从没有和别人提起过的发生在自己身上的心事……他从不批评别人,也不说任何空话套话,他的每一句话都精准而落到实处,即使是指出问题和缺点甚至错误,也是为了促进对方的提高,或者是帮助对方解决问题,没有一次是为着嘲讽。


在俱乐部的老板和联盟的领导看来,喻文州是一个非常稳重可靠的队长。他的态度始终镇定从容,决定始终正确而有条不紊。他们不知道的是,当喻文州看到的,知道的,想到的,都要远远超越旁人几个层次的时候,从容是一种非常自然的心态。


而对于蓝雨的队友们而言,当他们习惯了喻文州神奇般的读心术之后,会不自觉的彻底信任他,依赖他,在生活中跟着他的步调来训练和学习,在赛场上不加质疑的贯彻他的每一个决定——如果说黄少天是这个队伍的利刃,那么喻文州就是这个队伍的灵魂。


蓝雨没有人不喜欢他。而扩散到整个联盟,都没有一个人会讨厌喻文州——不是说表面上的顺从,而是说,发自内心的讨厌他的,没有一个人。




(4)




要成为团结队友,帮助整个队伍提高的队长,对于喻文州来说很容易。在敦促大家不断学习进步提高着职业素养的同时,只需要稍稍留心一下大家的状态,就如同工作报告一样都清晰的写在了喻文州的眼前。


早上起来,来到训练室。大家都在一脸严肃的开始一天的训练。但只要稍稍换个视角,这些家伙就会争先恐后的告诉他——郑轩双眼浮肿,头发像是没洗过一样有点发油,并悄悄的掩饰着一个没有出口的哈欠,联想到昨天中午他眉飞色舞的说着一个手游,应该是昨天晚上玩到了半夜。宋晓坐得很直,敲打键盘的动作非常用力,一直重复着若干个操作,前天的比赛中他出现了一个小小的失误,应该还在为这个事情和自己过不去吧。黄少天戴着耳机,做一些基础训练的时候他喜欢听着音乐,喻文州对此没什么干涉,但是看他的脚在椅子下面摆放的姿势,就知道他现在心情很好——一只脚脚尖着地,还时不时的抖一下,应该是在打拍子。


很正常的一天,除了中午吃饭时需要提点一下郑轩晚上不要影响休息。


但是,对于其他队伍的人,和对于蓝雨的队友,喻文州是两种截然不同的态度。


足够友好,尊重他们的,喻文州也回以足够的友好和尊重。看着他时眼神朝下,甚至正眼都不给,喻文州也不会觉得自己被鄙视,赛场上,成绩说话——等到战胜对方后握手时,喻文州回握的力度和赛前一样客气而冷淡。话多的,喻文州回得也就多,让蓝雨不至于丢了场子,话少的,喻文州也会适当说两句让对方可以回应的话题。


每个人,处在社会交往的关系网里,面对不同的人,总会有一个让他感觉最舒适的点。比如说,面对着他最厌恶的人,舒适的点在于对方的不出现,而喜欢的人,更可能是积极的接触越多就离这个点越近。同样的,给口渴的人不要递食盐而是要递水,给多梦的人不是要送枕头而是送一本足以安眠的书,从没有任何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相处准则,一切都在于对当事人情绪和愿望的解读与应对能力。


在一般人还不知道如何去把握对方情绪,甚至都没有去了解对方情绪的意识的时候,喻文州早在几年前便已经熟练掌握了这门技能,甚至已经造诣精深了。


但是他不屑于利用这种能力去制造什么关系。更多的,他只是用它来帮助队友提高。在和外界交往的时间,喻文州非常节制的把握着这样的度——他知道怎么做怎么说会让每一个接触到他的人最舒服,但是他一不违背自己的原则和本心,二不过度给予和满足。过度的满足容易给对方他们之间距离缩短了的错觉。喻文州不想给人这种错觉——他不喜欢和他觉得没有什么关系的人走得太近。


即使是蝇营狗苟之辈,也觉得喻文州和气礼貌,无可挑剔。因此职业圈中没有一个人讨厌喻文州,但在蓝雨之外,他并没有结下太多的朋友。


因为他很少想要去结识。




但是叶修,是在喻文州亲身接触过之后,第一个让他产生了极大的好奇心的人。——那个时候,他还管他叫叶秋前辈。




(5) 


 


一个环境中存在无数个细节。最容易被人注意到的,往往是最异常的细节。那天最异常的细节应该是苏沐橙,这是这帮训练营里面刚出来的少年们第一次亲眼见识到这位还没有打过几场比赛就声名大噪的美女,就连喻文州都有意的看了几眼。


黄少天都有点紧张,下场时偷偷和喻文州咬耳朵:“太漂亮了!听说是叶秋的女朋友。”


喻文州说:“不可能是。”


黄少天说:“你又知道?”


喻文州很平淡的说:“叶秋看她的眼神很单纯,比你看她的眼神都单纯。”


正常的动物,看到特别迷人的异性时,即使再掩饰,也终究逃不过一丝来自于生理本能的吸引。也有掩饰得好的,但做戏意味又太足。叶秋根本就没有掩饰自己的眼神,那里面写满了鼓励和疼爱,唯独没有任何一个男人看一个女人的成分。


喻文州对着小声吵闹的黄少天说:“你不要看苏沐橙长得漂亮就觉得她会是花瓶。要小心,她很难缠。”


黄少天泄气了:“这又怎么说?”


“她没有一般美女自视甚高的那股劲儿,她没什么多余的小动作,很显然不太把自己的外形姿态放在心上,集中力也很强。叶秋不是个感情用事的人,既然苏沐橙是他推荐来的,肯定有非常充足的理由。总之,小心为上。”


黄少天这才知道,喻文州一反常态的那么看苏沐橙,是去看了些什么。


苏沐橙非常给力的证明了喻文州有多正确。她打得特别强硬,但是黄少天也不差,终究抓住了她操作中的一个失误,把主动权全部找了回来,最终击败了她。


虽然那次比赛结果还是蓝雨输了,但已经让人看到了这个队伍进步的希望。赛场上亮点和惊喜很多,甚至有出人意料的地方。比赛结束后两队握手的时候,苏沐橙比赛前活泼很多,还调侃黄少天:“让你抓住机会啦!下次可就没那么容易了。”


“什么叫机会,我这是事情发展的必然趋势好吗,下次没辙,下下次也没辙,下下下次也没辙!你的操作可不止那一个地方失误啊,只是前几次我心软了放过你了而已!”黄少天很兴奋。


喻文州听着都觉得有点丢人,苏沐橙那是多明显的诱饵,黄少天没吃而已,这都能说成是人家的失误,只是外人面前绝对不能拂自家队友面子。这个时候,有一双手握住了他的,声音却是对着苏沐橙和黄少天这里:“都半斤八两好不好,成长空间还大着,没事多在一起切磋一下呗。”


声音很好听,语调温和还带着一点宠爱的感觉,喻文州握着那双手,看着说话的人。那双手非常柔软,手掌干燥,安稳的停留在他的手心里。那个人脸上还带着没有褪去的笑意,这笑意是给苏沐橙的,喻文州没有支这个情。但是那人眼睛里七分赞许三分意味不明,却都是给他喻文州的。


“不错,继续努力。”他却只说了这么简单的一句话。




(6)




喻文州并没有因为叶秋的赞赏而对他多么心怀感激。打得不错,是事实,叶秋不过是陈述了一个事实。但还远在叶秋能够处理的范围之内,喻文州后来回想起叶秋的眼神,才明白那三分意味不明,其实都是游刃有余的悠闲。


他们和苏沐橙反而交上了朋友,这个赛季出道的几位年轻人,私下里关系都不错,甚至还有一个自己聊天的小群。更奇怪的是,不管苏沐橙、黄少天,还是他,都没有把叶秋这个当时的神话当成是前辈那样尊敬,尽管嘴上他们会这样称呼。


前辈在喻文州看来只是一个时间上的概念。无论过去创造了多少荣誉,做出了多少贡献,在游戏的意义上,他的付出值得所有人敬仰,但是站在赛场上,他们是平等的对手。


研究他,就像喻文州研究所有人,战胜他,就像喻文州带领蓝雨去战胜所有人。在这个职业圈中,喻文州对于叶秋的看法一直理智得几近冷淡。再逆天的操作,再精妙的战术,不过是他要去摧毁去征服的对象而已。


但是脱离开荣耀,叶秋让喻文州……非常好奇。




接触的人越多,不同人身上的气质差别在喻文州眼里就越发明显。每个人都由无数的情绪和欲望组成,有些隐藏着,有些大喇喇的泄露着。喜怒忧惧爱憎欲,总离不开七情七苦,除非是激烈到一定极端的人,否则喻文州不会特别去注意。


但是叶秋是一个,即使喻文州去注意,也得不出什么结论的人。


喻文州也是这样的人,从小时候起他就把他的情绪隐藏得很好,并非出于虚伪的意图,也不是自我保护,而是在他看来,只有克制,才能有效的管理,让它成为只能促进自己进步和快乐而不会拖着他坠入泥潭的东西。他做得很好。伴随人的欲望滋生的很多负面情绪,贪婪,嫉妒,虚荣,恶意,傲慢,懈怠,愤怒,自我否定——喻文州也是个正常的人,这些情绪他都有过,但是他发现了它们,然后理智的摒除了它们,就像剔除掉身上的寄生虫。即使一时难以控制,他也会把它们藏好,不让它们演化成为伤害到任何人包括自己的实际行为。


所以即使是性格再好的黄少天也有发脾气急眼的时候,但是喻文州永远温和。他的温和是真诚的,这是一种坚忍的修为,源自他强大而坚不可摧的内心。


可是,倘若有人试图窥视,也看不透就是了——喻文州在别人身上看到了所有可能泄露出本性的细节,于是他安全的藏起了这些细节。




但是叶秋和他不一样。叶秋很少去隐瞒自己,但是喻文州得不到什么结论。他的语调平和,有时候有点调侃式的不会刺伤别人的嘲讽。赛场上的垃圾话不少,但从没有恶意讽刺过人,更像是比赛打得太轻松了要调戏一把对手。他的头发不长不短,肤色是一般职业选手都会有的苍白,喻文州见到他的场合他一直都穿着嘉世的队服,夏天是嘉世的T恤。


他的眼神永远平静,不管是带着欣赏,喜悦,戏谑,都像上面覆了一层极其清澈的水,和这种感情的对象始终隔着那样安静清亮的一层。不管比赛输赢,叶秋从没有过激烈的情绪,喻文州也没有从他身上感受过任何焦渴的欲望——尽管几分钟之前赛场上的斗神还那样意气风发的战斗着,以碾碎一切对手的豪迈姿态。


叶秋就像是……就像是那些滚烫灼人的欲望,让一个人振奋或者沮丧的情绪,追名逐利的杂念,胜利带来的赞誉和欢呼,都统统与他无关一样。如果说正常人都有七情六欲而且毫不掩饰,而喻文州消除了一部分掩饰起了一部分,那么叶秋在喻文州看来,——他根本就没有这些东西。


尽管他潇洒大方有点调皮,甚至经常成为活跃一场比赛气氛的那个角色。




是的,喻文州知道,叶秋当然没有追名逐利的杂念,不然何以解释为什么在荣耀日渐推广,职业选手的代言和个人品牌打造越来越铺天盖地的今日,他始终保持着最神秘的姿态,绝对不出现在公众的面前。


但是喻文州对叶秋的感情,也就仅仅是好奇而已。这是他人生中的一个小小际遇,他不会分不清主次。他来到了蓝雨,作为一名职业选手出道,他不会忘记让他站在今天这个位置上的最初和永远的目的是什么。




干干净净的胜利。




(7)




蓝雨的崛起和嘉世的下滑是同时发生的。在黄金一代的选手进入职业圈一年之后,在嘉世总决赛中输给霸图痛失冠军之后,这种趋势慢慢的呈现出来。


三年的时间过去了。


喻文州不觉得自己变化了很多,在经验和意识甚至操作水平上,比起初入联盟的时候他都有了翻天覆地的进步,但为人处事的态度,性格,甚至和队友们的关系上,没有多少改变。他们都按部就班的成长着,拿到冠军只是时间问题。而在第六赛季的时候,时间给了他们一个满意的答案。




喻文州和叶秋之间,也有了一点称不上私交的友情。他们从未私下里一起呆过,不像黄少天还经常和叶秋一起跑出去吃吃喝喝。但是加了QQ好友,会在群里一起讨论比赛,一开始喻文州想不明白的地方也会去敲叶秋请教,到了后来对方也会敲他,蓝雨夺冠的这一年,喻文州对战局的眼光和判断力已经不在叶秋之下。


叶秋很少在群里和人插科打诨,偶尔出现也是说完该说的就跑掉,和喻文州的私聊也是,不回复就是不回复,回复时必然精到犀利,句句切中要害。他们没聊过任何生活上的东西,这不是叶秋和他交往的基础。


而喻文州终于知道叶秋那种奇怪的气质叫什么。


叫做纯粹。


等终于足够了解这一点之后,喻文州对于叶秋的心情不再只是简单的好奇。


他被他吸引了。


他无法不被叶秋吸引,在他经年累月苦修士一般的时时刻刻的自我审视和克制之后,得到的那个足够单纯、坚定而趋于完美的自我,却是叶秋最真实最自然的样子。


一个人如何才能在漫长的成长过程中没有被任何杂质沾染,保有一颗绝对纯洁的赤子之心。这是喻文州如何都无法理解的。他不会去询问,但是他第一次萌生了占有的欲望。占有他,然后保护他,让他这种纯粹永远不被任何事物所侵害。在二十多年的生命里,这样的人他只见过叶秋一个,并且他相信之后再也不会遇到。


喻文州明白斗神和嘉世的神话为何会产生,并不仅仅是因为叶秋是一个天才,更重要的是,在追逐胜利的领域里,他单纯而心无旁骛。而嘉世的日渐沦落,恰好也证明着这一点——因为站在叶秋身边的那些人,正好是他的反面。他们贪婪而心思复杂,他们紧紧抓住斗神的衣襟,却急不可耐的朝着虚名浮利的泥潭匆匆奔赴过去。




(8)




嘉世的人,明面上和喻文州来往最多的,反而是刘皓。


稍微熟悉起来一点之后刘皓就要了喻文州的电话号码。他把喻文州好一通夸,蓝雨最近越来越厉害啦,我们压力好大!喻队长您真是太犀利了,我觉得您的战术都不在我们叶哥之下啊。留个电话吧,以后有问题一定多多向前辈您请教。


刘皓脸上浮现着热络的微笑,抓着喻文州的手掌心潮湿。他的身体前倾,这是一个热情到有点谄媚的姿态。喻文州没有丝毫的挣扎,表情一如既往的和蔼:“好的。你的魔剑士也很不错,有空私下里切磋一下。多多联系。”


喻文州和刘皓交换电话号码的时候,叶秋就站在附近。他靠在窗边吸着烟,表情平淡的想着什么,甚至没有往他们这里看一眼。


逢年过节刘皓就会给他发祝福的短信,甚至两个队伍一起比赛的时候也试图约他出来吃饭。喻文州客气的拒绝了,他给刘皓说明了实在无法过去的确切理由。




刘皓是个小人,在交换号码之前,喻文州已经可以感受到。


不仅仅是因为现场比赛时,他发现刘皓脚步虚浮,目光散乱,时而会盯着观众席中自己的名字条幅微笑,对于嘉世的一些人过于亲热,但赛前握手时即使站在叶秋身边也会刻意的和他拉远一点距离。


他看过所有嘉世的比赛,看过刘皓在团队频道里说一些无关紧要的称赞之后叶秋冷淡的回复,一开始刘皓的表现正常,但近来对于叶秋的指示,刘皓会有或多或少的故意犯错,只是他做得很随意,看上去就像是一个失误。


不仅仅是刘皓。嘉世的团队配合越来越脱节,成绩越来越差,甚至个人和擂台赛都因此受到影响。一叶之秋依然是那个意气风发的斗神,只是在团队赛里,在其他人都梦游一般的划着水而苏沐橙苦苦支撑在他身边的时候,被配合紧密娴熟的敌人围攻着的斗神,更像是陷于重重困境与陷阱中濒死的狮子。


蓝雨没有刘皓这样的角色。喻文州曾经设想过,如果自己处在叶秋的那个位置,应该怎样?这是会让整个战队都覆灭的毒瘤。喻文州一开始认为他会毫不犹豫的动用队长的权力,把刘皓这种人架空,让他打不了主力的位置。但是当他发现嘉世的队员们越来越多的把眼神聚集在刘皓身上,和他交换着会心或者鄙视的微笑,而赛场上的发挥也越发自我,甚至直接无视叶秋的指挥的时候,他知道自己也没有任何办法。


他或许可以应对一个小人。但是当小人联合起来对付你的时候,再强大再问心无愧的人,也终将束手无策。




(9)




但是喻文州仍然客气的和刘皓保持着礼节上的往来。他不可能把刘皓当朋友,更不会让他进入自己的圈子,但是他绝对不会去得罪他。


喻文州没有和叶秋说过刘皓和嘉世的事情。这是嘉世的内政,作为蓝雨的队长无权置喙。他只是在保持战队工作与比赛的正常节奏的同时,更多的去关心着嘉世的情况。或者说,叶秋的情况。


时好时坏。这样的叶秋甚至还有心情在比赛里调侃一下对手,即使最后输掉也不会觉得尴尬。每一场他出场的比赛,都拼到极致,如果苏沐橙和他打好配合,加上治疗不划水,别的人也没什么犯低级错误的机会的话,还是有可能拿到胜利的。


但是荣耀不是一个人的比赛啊,前辈。喻文州半夜里看着视频,看着围绕在一叶之秋身旁的那些铺天盖地的光效和血花,心痛难忍的想。


喻文州的视线从来不会特别在谁的身上停留,即使观察过谁也会做到让对方毫无察觉。但他越来越无法掩饰投注在叶秋身上的那些视线。叶秋的手依然柔软而温暖,握上去就不想松开,但是身后的刘皓总是带着虚伪热切的笑容朝着他主动的伸出手来。


叶秋依然没什么表情和情绪,喻文州感觉不到他对刘皓的厌恶,对于队伍的失望,他平静的看着他们,在选手区里讲述着一些要点,不管听到的人做出如何漫不经心的表情。喻文州安排好了出场顺序,鼓励好了要上场的队员,再转过头去看嘉世那边一眼。


他从来都看不透叶秋的想法,只是这一次,他终于发现,叶秋的脊背,已经挺直得有些僵硬,就像背负了万钧的重担,却不得不做出最轻松的姿态一般。




比赛结束后,第二天嘉世的队员乘大巴从酒店去机场,这一次,喻文州很客气的去送了送。


在酒店门口看到喻文州的时候,叶秋有点惊讶,但还是和他打招呼,聊了两句天。嘉世的队员陆续下来,喻文州不知道从何说起,和他说了说这届全明星的投票,昨天的单人赛中苏沐橙发挥精彩的几个点,叶秋叼着烟,微笑的看着他。喻文州问候他身体的话,突然就很难再说出来。


他不想和叶秋走这种毫无意义的客套,但这并不是可以去推心置腹的场合。


刘皓也下来了,他把喻文州的到来理解成喻文州和他的交情,有点兴奋的一路小跑过来,握住喻文州的手,胳膊不经意的别了叶秋一下。


喻文州和刘皓寒暄着,叶秋向他扬扬下巴,示意你们聊,然后就走到一边去了。


等苏沐橙下来,喻文州也和她聊了一会儿,直到接送队员们的大巴开过来,大家依次上去。喻文州和他们礼貌的道了别,目送他们上车。刘皓还显得很高兴,上大巴的时候不小心歪了一下,但马上就稳住了,但是在他后面断后的叶秋迅速的伸出手来隔着一点距离护在他的背后。


那是一个下意识的去保护的手势。




那个瞬间,喻文州决定,他一定要把他追到手。




Fin

评论
热度(996)
2016-08-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