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

© su

Powered by LOFTER

[成御成]摘月(二)


(一)


在美国独居的日子一开始十分难熬,他走在异乡的土地上听着异国的语言,没有和人建立联系的意愿,将自己无意识地隔离在所有人之外,孤独地面对房子里的冷清和寂寞。他唯一的伙伴是他从小带在身边的小提琴,每天御剑对落地窗外的夕阳演奏那些他早已熟悉的曲目,演奏结束后的安静不那么令人寒冷,他胸膛中曲目的余温久久不散。音乐曾经在他面对父亲之死时抚慰他,如今也从不吝啬给他的灵魂一针短暂的安慰剂。


御剑反复的阅读着自己二十多年积攒下来的日记,他努力透过泛黄的文字去触摸自己当时的心情,清楚地看见那个小小的男孩是如何长成狩魔流的检察官的。他知道这样的命运无可避免,他没有责怪过去的自己的理由,那个浑然不知道自己在被杀父仇人所教导的男孩,想成为检查官的意志是那样坚定,为之付出的热情是那样澎湃。骗局未显露真容之前,命运给他机会为虚假的荣誉与光明热血沸腾,踌躇满志——在面对真相之后这些闪光的意志就显得尤为可笑。


如果可以的话,真的希望过去的自己能消失。御剑伶侍看完许多诉说着成为给犯人定罪的激情的句子,苦笑着合上泛黄的日记本。绵延十五年才真相大白的dl6号事件,经历其中的御剑面对真相时就像做完一场大梦,醒来发现梦中的梦想荒唐不可理喻,但是为梦想而生发的热情却还残留在感官里,支撑着生活的价值骨架坍塌的痛觉开始泛滥,他感到空虚,他放逐了之前的自我,新的自我却还未醒来。


御剑有一个一直空闲的电子邮箱,是上级要求每个检察官都必须要有的向公众公开的邮箱,用来接收普罗大众的建议。本来是无足轻重的形式,普通人很少能理解检事的工作性质,鲜少有人写有意义的邮件过来,倒是有名为大场香的奇怪粉丝每月都会投递莫名其妙的长篇大论,中心主旨是为什么御剑还不娶自己。导致御剑看见大场香的名字就会全身泛起恶寒,他察看这个不重要的邮箱的频率也因此降低了很多。


他在空虚中偶然想起了这个邮箱,不抱希望地点开之后惊讶的发现里面有成步堂发来的大量邮件。


加起来比大场香发来的还多。御剑受到了惊吓。或许同时还有那么些欣喜。


因为他在阅读邮件时,终于开始走出荒野,和某个人真正发生关联。


成步堂的邮件絮絮叨叨的,几乎每一封信都讲好多事务所的琐事,连带着他也知道了哪家的豆酱拉面最好吃,大将军更新到什么剧情,律师事务所楼下的猫眼睛不是同一个颜色,葫芦湖公园进行了维修比以前漂亮了不少,有各种各样的委托人因为成步堂打败狩魔豪找上门但是都被成步堂拒绝,御剑读到这个部分的时候难得的有一些好奇:为什么成步堂不积极接案子呢,明明这对于律师来说是很难得的机遇。


后来当把成步堂的信完全读完后,御剑得到了解答。除去那些想要将信伪装成日常的问候的堆叠琐事,事实上,成步堂的信几乎是对内心全然的袒露,每封信都在琐事后面写下了很认真的人生感悟。会当律师的原因,对于日本法律现状的担忧,对于检事局弊端的抱怨,还有那些那若隐若现又重复多次的诘问:你为什么要离开?就算是成步堂,也没有让这个问题直接的跑出来,只是写到一些检事的不端行为的时候写下类似这样的话:如果是御剑你在的话就好了,只可惜你不在。还有在写到对某桩陈年案件的思考的时候会说:如果御剑是这起案子的检察官,或许不会让罪犯逃脱罪责的。


所有的信件上的话语终究的目的,隐藏在无数看起来无关紧要的话语当中的目的,御剑清楚的感觉到了:是安慰。成步堂通过自己唯一能找到的途径,这个也许会被御剑彻底忽视掉的邮箱来试图安慰离开的御剑。如果御剑没有空虚地想起这个和日本微弱的联系,或许这份试图温暖的心意不会被亟需安慰期的御剑看到,而它们也将失去安慰的功能,在落满尘埃的未来被迟到地打开。


成步堂在写这些也许根本不会被及时看到,甚至也许不会被看到的邮件时,是怎样的心情呢?御剑在被这些信件温暖的同时,不由得这样猜测着。


御剑将成步堂邮件中的其中一段话抄在了日记本上。


“我之所以想成为律师,是因为想要站在所有被认定有罪却其实无辜的人后面,支持他们。法律的意义不是单纯的将有犯罪可能的人送进监狱,法律应该代表这个世界上对于真正的罪恶的惩戒,对于每一个人内心善恶的真正评价。而不是顺应大众的喜好,作出看起来正义的判决。正义容易被利用成为罪恶的借口,口口声声要实现正义的人往往并非好人。正义的捍卫并不一定是大快人心的,它可能引发更多的悲哀。人和人之间的关系太过复杂了,要实现真正的正义必须站在任何队伍之外,独立地凭借真正的证物作出判断。用判决实现正义是不可能的,用真相才能。”


这段话接下来的一段,让御剑一想起,不由得在唇边泛起微笑。


“我就算向御剑你说了这么多冠冕堂皇的话,但是对于接下来的路如何走下去,还是充满了疑惑和惶恐。千寻老师不在了,我不由得对自己的前路产生种种的担忧。御剑在法庭上的时候,虽然我们站在彼此的对面,但是却觉得法庭的判决一定会遵循真相而作出,因为御剑的强大,反而对案件最终的结局有了信心,因为即使我犯傻信任错了委托人,御剑也一定会将真实的证物一件不差的举证出来,建立完美的逻辑。这样,就算我犯错,也不会延误真相的解开。”


这样吗?就算是遵守狩魔流的自己,也是在无意中作对了什么吗?尽管知道这可能仅仅是安慰之语,但御剑心中的荒漠却因此诞生了绿洲。


在反复的阅读过成步堂的所有来信之后,他开始给成步堂写回信。


tbc

简直是月更的我(。)谢谢各位看官阅读……

评论(4)
热度(16)
2016-07-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