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

© su

Powered by LOFTER

逍遥游——从冷冷的北溟来,我底长背与长爪,犹滞留着昨夜的濡湿;梦终有醒时——阴霾拨开,是百尺雷啸。

存档灵魂:


【文】周梦蝶


 


北溟有鱼,其名为鲲。鲲之大,不知几千里也。
化而为鸟,其名为鹏;鹏之背,不知几千里也;
怒而飞……——庄子




绝尘而逸。回眸处
乱云翻白,波涛千起;
无边与苍茫与空旷
展笑着如回响
遗落于我踪影底有无中。


从冷冷的北溟来
我底长背与长爪
犹滞留着昨夜的濡湿;
梦终有醒时——
阴霾拨开,是百尺雷啸。


昨日已沉陷了,
甚至鲛人底雪泪也滴干了;
飞跃呵,我心在高寒
高寒是大化底眼神
我是那眼神没遮拦的一瞬。


不是追寻,必须追寻
不是超越,必须超越
云倦了,有风扶着
风倦了,有海托着
海倦了呢?堤倦了呢?


以飞为归止的
仍须归止于飞。
世界在我翅上
一如历历星河之在我胆边
浩浩天籁之在我肋下……



评论
热度(4)
  1. su存档灵魂 转载了此文字
  2. 浊一存档灵魂 转载了此文字
2016-06-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