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

© su

Powered by LOFTER

[成御成]摘月(一)

成步堂清楚地记得是什么时候发现自己喜欢御剑伶侍的。在御剑留下死亡之书离开日本的夜晚,他独自坐在事务所的阳台上看了一整晚的月亮,很多过往在他眼前浮浮沉沉,小时候的御剑伶侍可爱清秀的面庞闪动着旧日美好的光芒,和如今的御剑伶侍俊美无俦的侧脸相互交错,诱他喝下一杯又一杯苦酒。


陈年的痛苦翻卷着从深深的童年回忆中喷涌而出,因为御剑突然消失而嚎啕大哭无法停止的那个幼稚的成步堂龙一,似乎还活在心脏里的某个地方,他嘴里分明尝到眼泪的咸味。在学级审判中的来自正义的救赎就象人生长路上一盏高高悬挂的明灯,给他无时无刻的温暖,也提醒他无可挽留的失去。曾经亲密无间的友谊却以对方不声不响的消失而告终,成步堂龙一在人生中,第一次感觉到被亲密之人背弃的滋味。


因为年幼,当时的他只有对命运无能为力的悲伤。但是现在,御剑伶侍又一次的离开,终于让成步堂感到了无可奈何的愤怒,仿佛御剑的离开是对不起他成步堂龙一一样。他的愤怒细究起来十分滑稽,他本没有理由对御剑的做法产生任何异议。他了解御剑离开的理由,理解御剑离开的心情,如果当面送别,他也不会说出挽留的话语。成步堂知道御剑伶侍必须自己一人面对人生的转变,他成步堂龙亲手促成的转变对御剑来说多么重要,又有多么艰难。


但是他没想到御剑要离开,也没想到自己对于御剑的离开会有这么大的反应。只要想起御剑伶侍离开这件事,成步堂龙一的血液就仿佛变成了铅,只要预想到以后法庭上在再无可能看到那个紫红色的身影,成步堂龙一就想闭起眼睛,好好靠在什么东西上休息一下,让自己徒然耗尽的热情和快乐留下一星半点。


是的,他思念御剑,就像思念情人那样思念他。这思念快将他逼疯了。


他对这庞大的思念手足无措,他很久没有喜欢一个人超过友谊的界限,“天使”给他留下的伤口太过可怖,他以为一生都无法愈合的伤口。他用很多年去说服自己那个女孩是一个杀人犯,并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因此对女孩子产生了不可消磨的恐惧,精致的面容和优雅的举止下面,究竟是怎样的内心,他没有把握去看透,也没有勇气去确认,就这样一直拥有不是亲人胜似亲人的很多人,独自走过许多年。


他怎么会喜欢上御剑的?在清冷凝亮的月光下每一缕相思都无处遁形,他认真思考从小时候到现在的每一个相遇,每一个在法庭上四目相对的瞬间。那双眼睛所蕴含的全部情感,举证时的坚定,被揭穿时的恼怒,戳穿自己的虚张声势时的从容,面对压力时的举重若轻……每一个眼神居然都在回忆中清晰的存在着,被成步堂龙一自己的潜意识珍藏,从未被遗忘。


原来法庭上真的可以恋爱。成步堂苦笑着饮尽手中的酒,他想大概是法庭上那个人太耀眼,由不得站在对面的自己不被吸引。


就像望着一轮皎洁而遥远的明月,不自觉地想要伸手摘取,却忘了那是水中的倒影。


御剑伶侍明白自己对于成步堂龙一的心意是在宣布自己之死后的一年当中。写下那行字的时候他心境空寂澄明,真的仿佛可以无惧生死,原本像锁链一样紧紧束缚住灵魂的信条松解消失,留给他空荡荡的无边静寂。一切都无所谓了,一切都消失了,一切都不是原本的样子了。岩石溶解,天空倒转,海水蒸发,御剑伶侍的世界失序奔溃,万物弃他而去。他的灵魂像飞翔至筋疲力竭的无足之鸟,在一切的碎片中伤痕累累,无处栖身,亦无法停止流浪。


检察官的使命是使被告被定为有罪。胜利是不可以被玷污的完美的光荣。律师是为被告的无罪判定说谎的卑鄙之人。正义是在检方而非辩方一边的。这些因父亲的死亡而隽刻进内心深处的原则,这些御剑伶侍检察官赖以生存的基石,在狩魔豪的有罪判决后土崩瓦解。那个他一直以来视作另一位父亲的人,竟然是杀死真正父亲的凶手,并且在法庭中说出弥天大谎来掩盖自己的罪行。最完美的检察官,正义与秩序的化身,竟然因为私欲亲手扼杀生命,玷污法律的威严。


御剑伶侍因为狩魔豪的伏法获得无罪判决,而与新案件无关的陈年伪罪最终得到涤净。在漫长的岁月里,他一次又一次的审问自己:你亲手杀死了父亲,你是有罪之人。他内心深处回荡着一个声音:你不能帮助和你一样的有罪之人脱罪,你必须当一个给罪人定罪的正义之人,才能赎清你的罪孽。


弑父,这个沉重的枷锁戴在小御剑稚嫩的脖颈上,年复一年,终于和血肉融为一体,连他自己都忘记这责任本身并不应该自己背负。他背负着老师的期待和父亲的血债过于快速地成长,习惯苛责自己来追求完美,把自己向着“完美”雕琢成一尊神像。


忘却了所有快乐和随性的可能。


而这座神像如今所处的神庙全然坍塌,威容不再,徒留干净整洁的外表还在逞强,他的生活仍然整洁有序,只是内里空虚无尽。御剑伶侍已不知应该做什么才是对的,又做什么才是错的。


他的灵魂是失去指南的小船,而他已目盲,看不到夜空中指引方向的北极星,那真理的星光太遥远,而他需要的是近在咫尺的体温,他需要安慰,需要开导,需要拥抱。他所需要的都是他永远不会开口向他人索取之物,正因如此,他似乎永远得不到他所需要的。他习惯了这缺失,在这孤高中将自己打磨的更加百毒不侵更加铜墙铁壁。但是作为血肉之躯,御剑伶侍这个人类有着无法到达的极限,再无论修行多少年也无法独自面对的逆转之境,就是现在了。


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宣布过去自己的死亡。这让他能够寻找到一个起点,让他开始找寻新的方向。


他没有想到这个方向是成步堂龙一为他指出来的。


tbc

评论(4)
热度(20)
2016-06-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