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

© su

Powered by LOFTER

【盾冬】想不到你居然是这样的美国队长(队三治愈梗,一发完)

布集资源:

啊!队长组真是个温暖(逗比)的大家庭,粑粑和麻麻还很腻歪的那种23333


土星环:



*Brief:Bucky回来了。九次Team Cap成员发现Steve和他们之前认为的那个美国队长不一样,一次他们发现,好像也没有什么不同。


*盾冬,级别G,甜甜甜,大家来吃糖啦~PS似乎我家有些姑娘最近心情不太好?不如快来产出吧,是时候来一波爆炸伤害了!


 


第一次是猎鹰。


那天他和Bucky挤在那辆空间狭小的让人喘不过气来的老爷车里,Steve去买午餐了,然后他带着十几个热狗回来。


“又是热狗?Cap,我们已经连着吃了两天的热狗啦。”Sam开口抱怨着。


“Steve超爱热狗。”Bucky耸耸肩,从袋子里掏出了一个,“他曾经花光了我们所有的钱去买热狗,害得我们连回家去的车票都买不起,后来只好混到一辆冷藏车上回家。”


Sam一下子呛住了,大声地咳嗽起来。


“干嘛?”Bucky莫名其妙地看他一眼,“还是说热狗在现代社会有什么特殊含义?”


“没有……就只是……就只是……”Sam有点不知道该从何说起,“就只是我之前可想不到队长也会没有计划地花光所有钱。”最后,他嘟囔道。


“我那时候才12岁,Sam。”Steve一脸“这有什么奇怪的”,“再说,热狗很好吃,别好像你不喜欢一样,Buck。”


“你现在身上还有多少现金,Steve?”Bucky挑挑眉。


Steve沉默了两秒钟,“现在的世界取钱很方便,刷卡一定程度上可以取代现金了,科技在进步,Bucky。”他避而不答,理直气壮地转移了话题。


……三十秒之后Sam突然意识到,他不是在转移话题:“Cap,你花光了所有的现金去买热狗!?”


“那家热狗真的很好吃,我排了很久的队,而且我和Bucky需要很多食物来补充能量。”美国队长一脸真诚地说,低头咬了一大口热狗,“Sam你这个表情是在干什么?”


“我只是没想到——你居然是这样的美国队长!!!”Sam深呼吸之后叫道,说完也使劲咬了一口。好吧,队长没骗他,汉堡的确很好吃。


 


第二次是蚁人。


他们前一天刚刚解决了一个大麻烦,阻止了一场Hydra的黑暗交易而且完全没有暴露他们自己(是的,他们现在正在暗处活动),大家都心情不错,Scott把自家的小公主Cassie也带到了公寓里。


“我在电视里看过你。”Cassie奶声奶气地对Steve说,“他们说你是逃犯,就和Daddy一样。”


“那么你觉得呢?”Steve说,柔和地望着Cassie。


Cassie歪着头想了几秒钟,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我觉得,你已经九十多岁啦,你只是需要一个亲亲!”说完,她凑上去,亲了Steve的脸颊一下。“觉得好些了吗?”她问。


这让Steve忍不住笑了起来:“谢谢,好些了。”他说。


“嘿,队长你耳朵红啦!哈哈哈哈你们快来看,队长耳朵尖儿都红了!”Scott非常兴奋地叫道,好像发现了新大陆一样。


“你就非得嚷嚷吗?”Steve笑着摇了摇头。


Bucky正靠在吧台前面喝酒,这时低头笑了一下:“七十年前你在被姑娘强吻之后就会脸红,现在还没习惯这个吗?”


“队长被姑娘强吻?”Scott重复了一遍,此时脸上的表情很复杂,“我是说,难道不该是队长去吻姑娘才对?”


Bucky挑挑眉,“你们没看到姑娘抓着Steve的领口把他拉近、然后亲上去时Steve的表情,可精彩了——比你现在的表情还要精彩。”


“行啦Bucky,你就非得说吗?不如说说你为了给你的‘多多’赢个玩具熊花光了我们所有钱的事儿?而且你猜怎么着,最后熊还没赢到。”Steve说。


“Daddy说利用别人的糗事来转移话题是不对的。”Cassie严肃地说。


“说得对Cassie!想不到你是这样的队长!”Scott一脸痛难信.JPG。


 


第三次是鹰眼。


他正在窄小的厨房里哼着歌给自己煮咖啡,“来杯咖啡吗?”他回头看了一眼Bucky问道,后者正满脸起床气地坐在餐桌旁放空,“伙计,你看起来就像做了个糟糕透了的噩梦。”


Bucky花了几秒钟才将视线在Clint脸上对焦成功:“哦。”他说,好像直到此时才意识到这里还有个人,“噩梦会醒。”他说,又移开了目光。


事实上Clint从来不觉得他该是那个被无视的人——只是这次他没多说,把两杯咖啡放到了桌上,一杯给自己,一杯给Bucky。


“我知道那种感受。噩梦有时醒来就记不起了,但是那些回忆可不会,清晰得就好像一个见鬼的纪录片在你眼前放,还是VR全景的。”Clint说。


Steve将他们几人从海底监狱救出之后,大家就一起窝在这套两层小楼里。一个月间他们一起经历了几场战斗,他能信任地把后背交给Bucky,但是他们真的谈不上多熟,至少这个早上之前,他们绝对没熟到能进行这种谈话的地步。


“你以为那是梦,你庆幸地松了口气,然后你发现,那些都是见鬼的真实过发生的,永远逃不开。”Bucky说,他拿起咖啡大口喝了一口,“咖啡不赖。”


“当然,除了Jarvis,我是煮咖啡最好的那个。”Clint毫不谦逊地接受了夸奖。


“Steve说过你的事。”Bucky说。


“我猜他告诉你的不是我有多厉害多牛掰而是又把Loki那次的烂事儿拿出来说了?”鹰眼翻了翻眼睛,“怎么说呢,总得接受这个才能继续往前走。说得太多都可能是屁话,决定了要怎么做之后,行动才是关键。”


Bucky注视了他几秒钟:“他告诉我的是你很厉害。”他说。


“队长的评价非常客观——哥可是鹰眼!”


这句话仿佛触动了Bucky回忆中的哪根筋。“鹰仔……”他缓缓说出了这个单词,轻轻皱起眉望向了天花板的角落。


Clint打了个冷战,“嘿,哥们,就当帮我个忙,可别这么叫我。”


“不,鹰仔——Steve养过一只宠物,他叫他Hawky,是一只捡来的小狗,他很宝贝鹰仔,每天和他说话,他睡觉都要抱着鹰仔睡。”Bucky说,他回忆着,脸上露出了一个温暖的带着奶油香味的微笑。


鹰眼脑海中浮现出了幼年版美国队长穿着他的制服高高兴兴地抱着只狗狗亲亲蹭蹭抱抱的景象,忍不住地抖了几下,“现在可有点尴尬了。他为什么给只狗取这个名字?”他嘟囔着说。


“后来他还把鹰仔给了我——他写了遗书,哦是的,他刚知道人是会死的之后大哭了一场,然后写了封遗书——我是说,用画的那种,里面把鹰仔交托给了我。”Bucky认真地上下打量了Clint几眼,说道:“所以,鹰仔该是我的。”


“能忘了这个什么‘鹰仔’吗?老实说,伙计,我现在开始后悔跟你说话了!”Clint嘴角抽动。


“后来呢……”Bucky继续偏着头想着,随后恍然大悟道:“后来鹰仔跟一条母狗跑了!”


Clint一口把咖啡喷了出来。


“你们在说什么?”Steve一边说着一边也走进了厨房。


“鹰仔。Steve,我想起了鹰仔。”Bucky说。


“啊……”Steve轻轻撇了撇嘴,鹰眼发誓自己在无坚不摧的美国队长脸上看到了一丝受伤和脆弱,“鹰仔离开的时候甚至都没有和我告别。”他低声说,去给自己也弄了杯咖啡,咖啡的热气把他眼睛遮盖住了,“Bucky,我们当初是不是应该给他绝育比较好?”


“Cap!我真的后悔今天早上待在厨房了!”Clint大声道,随后不可置信地睁大眼睛,“等等,Cap,你是那个把咖啡渣倒到水槽里的?”


“没有。”Steve干脆利落地说,端着咖啡走了。


Bucky笑了出声:“从前他打碎了Sarah的盘子又耍赖不承认的时候,就是这个表情。”


Clint目瞪口呆:“想不到你居然是这样的美国队长!!!”


 


第四次还是Sam。


他那天正躺在沙发上抱着平板戴着耳机听着什么,时而发出点笑声。Bucky走到客厅给自己倒水时Sam扯掉了耳机,“我得说,《美国队长历险时刻》这个广播剧虽然很古早,但是真的很有意思!哈哈哈哈里面说的是真的吗?队长为了救亲爱的贝蒂·卡弗女士勇闯敌军军营?WOW~”


Bucky扫了他一眼:“是我。”他平淡无奇地说。


“什么?”Sam道。


“贝蒂·卡弗是虚拟的。Steve为了救我才违抗军令私自闯进了德军的军营。”Bucky耸耸肩。


“我知道那是虚构的,我以为那指的是Carter女士,等等,你等等——嘿,历史书上从来都没告诉过我这个!!!”Sam被震惊到了。


“历史书上没告诉你的多了去了。”Bucky懒洋洋地说道。


Steve正在这时走了出来,一边活动着手腕一边说:“Bucky,要不要去打一场?”见Sam瞪着他,就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衣服——一切如常:“Sam,怎么了?”


“想不到你居然是这样的队长!”Sam说,塞上了耳机继续去听广播剧。


(*这段情节梗来自《卡特特工》,电视剧中演到有个广播剧。)


 


第五次是红女巫。


女孩刚刚从外边回来,向沙发上坐着的Steve打了个招呼就想溜回房间,被Steve在背后叫住了。“Wanda,你是去和幻视——”Steve谨慎地说。他的下颚线崩得紧紧的,显出了如同在指挥着一场战斗般的严肃神情。


“是的。”Wanda说,“我们……嗯,你知道,喝了咖啡。”她耸耸肩。


“你已经十六岁了,足够为自己做出选择,我不是想限制你什么,只是——”他思索着措辞。


正靠在客厅和厨房交接处的Bucky在此时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只是记得用安全套,姑娘——等等,幻视他到底是个什么?真的需要这个吗?”


“好吧,这就有点尴尬了。”Wanda望向别处,撩了下头发。


“Bucky,我想说的不是这个。”Steve无奈地说。


“不是这个?天啊,Steve,难道你还要硬着头皮给青春期的孩子做恋爱指导吗?”Bucky突然想到了什么,脸上的笑容变得愈加神采飞扬,“嘿,记得Caroline吗?”他挤挤眼睛。


“别——别说!”Steve板起脸,又马上也忍不住笑了出声。


“谁是Caroline?”Wanda马上好奇地问道。


“是一张餐巾——没错,是一张餐巾,我带Steve去四人约会,然后中途我牵着我的女伴去吧台坐了给Steve留出私人时间,结果呢,Steve全程盯着他手上的餐巾看,看了整整一个小时,他甚至给餐巾取了个名字叫Caroline!”Bucky笑了起来,头向后仰去,露出了脖子间的美妙的弧线。


Steve本来想反驳,但是他看着Bucky笑着的样子——他看着Bucky笑着的样子,就那么看着他。


直到Wanda有些无语地伸出手在他面前晃了晃,他才回过神:“想不到你是这样的美国队长!”Wanda说,摇了摇头,回房间了。


 


第六次是黑豹。


瓦坎达的国王将新的振金盾牌递给了Steve,后者接过,和他握了握手:“非常感谢,陛下,为盾牌,也为所有的一切。”Steve诚挚地说。在Steve解决掉Bucky脑海中Hydra留下的麻烦之前,Bucky一直沉睡在瓦坎达的庇护之下;而在他苏醒后,黑豹为他装上了一个新的金属手臂。


“无事,也感谢你和你的朋友,在瓦坎达有麻烦的时候出手相助。”T'Challa道,微微笑了笑,“Captain,我很高兴看到你没有放弃战斗。”


“事实上,这段时间里在暗处的战斗让我学到很多。”Steve坦言,“对我,或者我的朋友,都是如此。”


T'Challa点点头:“祝你好运,队长。”


“陛下,我还有一件事,希望能得到你的帮助。”Steve沉声道,注视这T'Challa的眼睛。


“请说无妨。”


“瓦坎达有种水果,Bucky很喜欢吃,但是在美国完全没办法买到。”Steve皱着眉,带着殷勤的期望,盯着黑豹,继续盯着黑豹。


黑豹:“……”


黑豹:“我们的飞机上有带。明天我叫人给你送一筐。”


说完这句话,黑豹义无反顾的坚定的忙不迭的走了,甚至没说再见。


 


第七次是Coulson。


神盾局的现任局长带来了Steve的新制服,有些像他曾经穿过的那套潜行服,但是去除了所有星星相关的元素。


“谢谢,Phil。”Steve道。


“举手之劳。”Coulson说,眼睛望向了放在一边的盾牌,“来自瓦坎达的盾牌?”


Steve点头道:“是的,我想比起枪支,我更喜欢盾牌作为武器。”


那个盾牌没有涂装,没有红蓝色,没有星星,只是普通的金属色。


“有想过将盾牌涂成什么样子吗?”Coulson问。


“现在这样已经很好。”Steve道,“星盾该属于美国队长,这面盾牌,属于Steve Rogers。我喜欢它现在的样子。”


“队长——”


Steve摇了摇头:“Phil,我花了四年时间想要习惯现代的社会,我可以熟练地使用手机、互联网或是其他别的,但是也有更多我仍然没能习惯。战争期间,一切非黑即白,但是现在——”


“现在是灰色的。”Coulson说,“有时无法定义对错。”


“所以,当我不再作为美国队长而战斗,我反而更加明确了,我到底是在为何而战。”Steve坦然道。他笑了笑,“自由的代价从来都非常昂贵——我想这是一个我值得的代价。”


Coulson舒出了一口气:“很高兴听到你这么说,队长。”他说。而后他想到,或者他可以不再称呼他为“队长”了,他可以称呼他“Steve”。


下一刻,只见穿着一身家居服的Bucky打着哈欠从房间里晃了出来:“Stevie,单面煎蛋?”他睡眼惺忪地说着,晃进了厨房。


Coulson先生被雷劈于原地——Stevie?那是谁?该不会是在叫队长吧?为什么要叫队长Stevie?他怎么能叫他Stevie,没有人能叫他Stevie,不该叫他Stevie,从来都不该叫他Stevie!!!他花了三十秒才终于找回了点理智,刚想开口却看到“Stevie”已经说着好好好幸福感满满地坐到了餐桌旁等早餐。


“想不到你竟然是这样的美国队长!”Coulson先生悲愤地吼道。


 


第八次是黑寡妇。


这位神出鬼没的女特工在某个下午窝在了客厅的沙发上,一边嚼着口香糖一边百无聊赖地看肥皂剧。


“有什么好看的?”Clint说,递给了她一盒冰淇淋,顺便在她旁边坐下。


“这部很好看!Tom喜欢Kelly Kelly喜欢Peter Peter喜欢Claire Claire喜欢Chris但是Chris是个GAY他喜欢的是Sebastian!”Scott欢快地说。


“伙计,你拿走了最后一盒冰淇淋?”Sam的声音从冰箱那边传来。


手里拿着最后一盒冰淇淋的Wanda冲Clint做了个鬼脸,比了个噤声的动作。


“简直好像在带一批童子军——我得说,现在我开始觉得自己真的已经九十多岁了。”Bucky说,给Steve递了个眼神。


“就让我安静地看一会儿电视怎么样。”Natasha懒洋洋地说。


电视屏幕上,一对恋人正在接吻。Scott吹了个口哨,“嘿,Romanoff,听说你亲过队长?队长亲起来怎么样?有感受到正义在召唤吗?”他兴高采烈地问。


“这个……”Natasha讳莫如深地笑了笑,眼神一转,“话说回来,Cap,你说那不是你自从1944年来的第一个吻——真的?”


“Tasha,就那么糟糕吗?”Steve笑着摇了摇头。


“糟糕?”Bucky道,他偏了下头,“Steve,我明明帮你练习过。你一定没照我说的做。”


没人说话,空气中陷入了一种诡异的沉默。


“怎么?”Bucky向周围望了望,“我说错什么了吗?”


“‘练习’,放在现在的话,这个词是指你们亲过。”Natasha道。


“我们真的要说这个?Bucky,那时候我们只有十四岁。”Steve说,他有些头疼地叹了口气。


Bucky愣了一下,脸上的笑容消失不见了。沉默了几秒钟后,他轻声说:“是啊,你已经长大了。”


这句话没来由的就让Steve觉得心口酸了一下。


Natasha接过了话,她挑了挑眉,颇感兴趣地问道:“所以,Steve吻起来怎么样?”


Bucky歪着头思索着,脸上露出了一个温和的笑:“像黑布林的味道。”他舔了舔嘴唇,自言自语道:“好吧,我还有点怀念那个。”


“Bucky。”Steve平静地说。


“嗯?”Bucky转过头看他。


然后Steve拽着他的领口把他拉近,不带一点犹豫,他吻上了Bucky的嘴唇。


阔别了八十年的吻。


这个吻简直有一辈子那么长。


也有一辈子,那么美好。


终于分开之后Steve望着他:“说点什么。”他简短地说。


“我不知道……”Bucky说。他还有些喘不过气,脸上找不出70年前那个布鲁克林小王子的游刃有余,看起来无措又慌乱。


“我们就要一百岁了,我喜欢你超过了70年,Buck,我希望你能比‘不知道’说得更多点。”Steve道。


Bucky低头闭上了眼。


他很快又睁开了:“你想我现在多说点废话还是想我们去做点别的?”他舔了下嘴唇说道,声音都变得沙哑。


这是道送分题。


 


“你们怎么还在这儿?”Steve突然环视了一下四周。


“我们该去哪儿?”Natasha微笑着说。


Steve随手从裤子口袋里掏出自己的钱包扔到了茶几上:“去给你们自己买点热狗吃怎么样?”


“想不到你是这样的美国队长——好吧,其实已经想到了!”猎鹰率先起身,翻了翻眼睛,拿起了钱包往外走。


 


第九次他们都在场。


“你们觉得吗?队长他们俩现在已经越来越过分了。”Sam首先说道。


“是的!!!”Scott马上接腔,“不用把他俩放大就能当闪光弹用了!”


“我要开始怀疑队长是不是被脑控了——那是百岁老人?简直就像青春期小男孩。”Clint说。


Wanda眨眨眼,“说起来,遇到交叉骨的那次队长曾经跟我说过,交叉骨提到了Bucky,他就变成了16岁的布鲁克林男孩——16岁的男孩。好吧,我想这可以解释所有事了。”


“想不到他居然是这样的队长。”大家齐声感慨。


“你们到底对Steve有什么误解?”Bucky说,他靠在门边上站着,手插在口袋里,脸上带着些懒洋洋的笑容,“等等,你们之前认为的Steve是什么样的?”


猎鹰道:“没有缺点。”


鹰眼道:“一点都不幼稚。”


红女巫道:“也没有任何弱点。”


蚁人道:“直的?”


“你们像是在说一个机器人。”Bucky道,“你们知道他也是从个小不点儿长到现在的吧?他小时候还因为隔壁的姐姐结婚了哭过鼻子,他尿床的时候还特意把水洒在床上装作是水杯洒了。”


“别说了!”Sam痛苦地喊道,“要破灭了好吗!”


“你们在说什么?”Steve开门进来,手里提着一个袋子,里面装着各种食物,他买了很多薯片,Bucky爱吃的那种。


“在说你尿床的事儿。”Bucky咧嘴笑了,随手从口袋里拿出了一盒薯片。


“嘿,没有的事,那次我只是把水洒到了床上!Bucky你真的要说这个吗?记得那次吗你因为隔壁的小姑娘不和你说话而喝了一口酒——只喝了一口,然后耍酒疯在大街上抱着电线杆子哭吗?对了那时候你只有七岁,你还哭着喊‘不是说好了要做彼此的天使吗我再也不相信爱情了’!”


“才没有这种事,你在欺负我记不起来吗?而且我才没有不相信爱情。”Bucky随手把薯片往Steve身上扔了几块。


“我从来不骗人!你问Sam,我骗过人吗?”Steve道,也拆了盒薯片往Bucky身上扔。


“Cap你扔准点好吗?还是你是在故意扔我?”Sam道,伸手从Bucky手中的盒子里抢了一把朝Steve扔过去。


“嘿,薯片有什么错?薯片那么好吃,为什么要扔薯片?”Scott叫道,但他也拿过了一盒打开扔了起来。


“认真的?你们想跟我比瞄准?我扔飞镖都完虐你们!”Clint不甘示弱。


“……你们好幼稚,到底几岁!?”Wanda说,然后她笑了,指尖红色的光芒流转,“嘿,你们忘了我能隔空移动物体吗?”


 


薯片大战,最后的赢家是Wanda,当然。


那之后他们都累得气喘吁吁。“我可以做这个一整天。”Steve喘着粗气说。


“哦~这就是我的队长!”Scott大笑道。


然后他看着Steve把盒子里的最后一片薯片递到了Bucky嘴边,后者张口吃掉,顺便还舔了舔他的手指。


“不,才不是。”Scott干巴巴地说。


 


最后一次发生在一个美好的早晨。


Steve牵着Bucky的手,悄无声息地想要溜出公寓,在他快要成功了的时候,Sam在后面叫道:“队长,做什么去?”


“去晨跑。”Steve淡定地说,他转过身,看到Sam、Clint、Scott和Wanda从楼上楼下的各个房间里走了出来。


“你不是我们认识的队长!你在撒谎,哪有人穿着皮衣带着帽子背着包还带着墨镜去晨跑的。”Scott大声戳穿他。


“真是想不到啊队长你已经堕落至此,我只是没注意你们一天而已,你就计划着带着Bucky去康尼岛去玩了。”Clint说,双手抱胸。


“我们也要一起去。”Wanda宣布,“不能Bucky一个人跟着队长去游乐场玩。”


“我跟随的是Steve Rogers,那个布鲁克林的小个子,坐过车会吐,我得看着他。”Bucky道。


“我们也是——Steve Rogers,我们追随的是他。”Sam几个人吵吵嚷嚷地说着,一边说着一边往外走。


“好吧,科尼岛,出发!”Steve微笑起来。


(The End)




希望大家开心XD PO主所有文戳这里


评论
热度(2922)
2016-05-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