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

© su

Powered by LOFTER

【柱斑】笑忘书 full ver.

JF:

=3=


俗世人间:



本来只想随便写写,到最后真的就……随便写写了




























欲望燃尽后短暂空白的瞬间,他跟所有灵长类动物一样不禁忧郁地思考起了他们之间的关系。说不清道不明地他就想抓住对方,潜意识里认定他已经属于自己,却对那个关键字之口不提。说到底他还是在心底里不相信爱不爱这种小家子气的儿女情长吧,再说,他们之间应该也无关什么温存甜蜜爱意情深的东西。




那么,纠缠在一起的被汗打湿的头发,灼烧着彼此的紧贴的皮肤,断断续续此起彼伏犹如野兽的嘶吼的喘息,下腹找不到出口又没有自生自灭一点点啃咬着理智的热量,朦胧的双眼看过去找到的那唯一发光的物体,和在左边胸腔里跳得太卖力的心,又到底,都是什么。




 




 








 




笑忘书




 








 




 




一般来说起得都很早的千手柱间今天醒过来的时间意外的有点晚。幸好昨天晚上是木叶村成立的庆功酒会,他那个严肃认真的弟弟难得大方地跟他说过今天他可以下午再去办公室。想想也是,昨晚他一时高兴喝了那么多今天也不太可能还早起去做村民的表率了吧,随着意识愈发清醒千手柱间头疼和恶心的感觉也一股脑涌了上来,果然不该放任自己醉成那样的,感觉他有一种想吐又吐不出来的难受千手柱间打算坐起来给自己找点水先解渴,然后到这里为止他才发现,他好像坐不起来。




原因是他一条胳膊被旁边睡着的人压着,另一条胳膊还搂着旁边的人的肩,换句话说他抱着一个人睡了一晚上(难怪左手这么麻),并且他抱着的大型抱枕也两条胳膊环着他的腰靠在他胸口睡得安详舒心。




这个人就是他再熟悉不过的老朋友老对手宇智波斑。千手柱间一瞬间感觉自己不止是想吐,还想把自己从窗户丢出去。




 




 




趁宇智波斑似乎还睡得香,千手柱间冷静地想起来昨晚发生了什么。在庆功宴上难得高兴地喝多了的不止是他还有另一个大功臣宇智波斑,他晕头晕脑地跟其他各族长打着哈哈的间隙瞥到喝得打嗝的宇智波斑,估计是喝得浑身发热所以把头发胡乱扎了起来,到处乱翘的发尾和他通红的鼻子引得千手柱间指着他大笑起来;宇智波斑一个激灵瞪圆了眼抬脚就要踹他,结果脚底不稳踹到对方的同时他也倒了过去,两个忍界的传奇人物跟毛孩子嬉戏一样滚成一团。




柱间摇了摇头制止住自己再去看他怀里的人敞开的衣襟里露出来白得吓人的胸口,想这个好像不是重点,再往后边呢,再后来他和斑都喝得酩酊大醉,宇智波的宅子在村子角落,他就一边跟斑打着嘴仗一边嘴里说胡话一样让斑跟他回千手宅邸留宿,宇智波族长喝得不清醒了没有拒绝,最后东倒西歪的他们两个还是被扉间拖回来的。




千手柱间咽了咽干得冒烟的喉咙,所以他们俩到底怎么睡一块了来着……




 




 




有的时候甚至觉得干脆自己是个whole,不必要考虑那么多全都能成为阻碍的现实的因果;如果你不是你我不是我,我们能平凡地爱上对方吗。




即使他能用无数理由说服自己放弃这种痴妄无果的心情,却还是以他这个自我的他自己,爱上了那个自我的那个人。




宇智波斑惺忪地睁开眼之前就感觉头痛欲裂了,简直堪比不记得多少年前他被柱间砸到山谷里撞到头那次;接着他缓慢地把双眼对好焦距,受到的视觉和内心冲击也堪比他被对方狠狠挫败地那次。




千手柱间强拧出了一个笑得跟哭一样的故作镇定的脸搂着他说:“早、啊……斑。”




他头疼地一股脑想起了昨晚发生的所有事。




 




 




“呕……头好痛……”




“我也是……要不要我去给你弄点水喝?”




不知道是不是还没睡醒又或者宿醉的折磨占了上风,宇智波斑居然没有对于他们两个正搂在一起挡在一个铺盖里这件事表示不满甚至抗议;千手柱间看着他蹙起了好看的眉毛发起了牢骚,突然感觉他说不出的可爱。




其实他老早就想这么做了,早在他的思春期还没来临之前,说不定是早在他们两个相遇的瞬间,只是他一直没发现。直到昨晚他弟弟帮辛劳地帮他们两个并排铺了两张铺盖把两个老小孩塞进被子里离开之后,到他有一搭没一搭地跟斑说着有的没的不知道怎么的又吵了起来不知道怎么的斑扑过来要揍他不知道怎么的他们就滚进了一床被子里,他才突然发现,对,原来他一直用肮脏下流龌鹾不纯洁的视线在看着宇智波斑。




想在煞白的颈侧啃咬出鲜红的印记,想在不听辩解的耳边吐露真情的话语,想用不温柔也不粗暴的动作啃咬撕扯自大狂妄的嘴唇,想深入到他体内仿佛这样他们就能彼此不分,在他身体里留下点什么,真实的无法磨灭的满是欲望的用任何词语也表达不出的什么东西,灼热急切不容拒绝地喷薄进让他日思夜想的身体里,甚至于在他的生命中都烙上不会褪色的痕迹。




千手柱间醉得脸上烧火脑浆热得要蒸发,然后丧失理智地愉快地告诉自己,反正他们喝醉了,第二天谁也不会记得,这个时候不出手还是男人吗,为了不让他后悔一时,他二话不说地选择可能让自己后悔一世。




 








“……那什么……除了宿醉,你没觉得有什么别的不舒服的……吧?”




拉着衣领系着腰带的动作不被察觉地停顿了不到一秒,宇智波斑抓了抓毛糙地乱翘着的头发无所事事地回答他:“啊?什么别的不舒服,难不成你昨晚还上了我?”




千手柱间倒着水的手也不被察觉地抖了那么一下:“怎么可能,你还是那么不会开玩笑,我是说……你看昨晚我醉成那样我俩还迷迷糊糊睡一块了我怕我半夜乱动不小心弄伤你哪块……”




“我没柔弱到会被醉鬼梦游打伤,你才应该检查检查你有没有缺胳膊少腿才对吧。”




一边用手胡乱抓了抓睡得炸起来的头发,宇智波斑心里哼了一声,这呆子果然把昨晚的事忘干净了。其实他也没所谓,不如说他知道柱间一定不会记得所以昨晚才妥协没有拒绝的。反正结果都一样,不以结婚为目的的谈恋爱终归是在耍流氓,生不出孩子的性行为也不过就是浪费精子,千手跟宇智波这种到现在时至今日也还暗地里较劲地下斗争的死对头握过一次手是不可能再握第二次手的,更别提是为了两族首领的私人问题再达成什么共识,再说其实宇智波斑也没想过要把和千手柱间之间变成除了友人兼对手以外的关系。




那么昨晚在不省人事和半梦半醒中间的飘飘然的瞬间,他到底为什么会跟千手柱间做了这种傻事。








他以为自己还是挺无坚不摧的,不会为了任何小肚鸡肠的事牵肠挂肚,要再年轻点那个他们都挥洒热血的年代,指不定他还要对儿女情长那些破事嗤之以鼻呢。结果他也逃不过这种俗套的平凡的软弱的命运,还要寄希望于各种各样的借口,比如他们都被该死的酒精烧昏了大脑,不知者无罪所以不清醒的人干什么都情有可原,或许这样第二天醒来还能装作什么都没发生,他和对方都还是那个样子,不谈什么不切实际的情情爱爱,就当做完一场真实的梦然后再分开。




一半清醒一半醉的边缘,宇智波斑勉强地撑开一点快要合上的眼皮看着被他压在下边的千手柱间,皮厚的脸难得红成这样,嘴角挂着半溜口水絮絮叨叨也不知道在说什么,对方发热的大手掌顺其自然地拍抚在他的腰上,他突然就有点疑惑刚刚因为什么不重要的事他们吵起来然后他莫名其妙现在就骑在他身上了,不过眼下这件事好像确实不重要。




宇智波斑打了个酒嗝扯着嘴角笑着低头朝千手柱间嘴角啃了过去,一模一样的酒味瞬间就掺杂了一点让人亢奋的血腥,刚刚还哼哼唧唧的千手柱间不明就里地拿手拍了他两下,随即像就应该这样一般抓住宇智波斑的下巴不含糊地吻了过去。








就跟天生注定一样,明明心灵相通,偏偏非要装着傻互相猜。








“嘶头痛得要死了……昨晚就这么睡了没洗澡吧,你家浴室借我用……”




听着抱怨千手柱间回头,正碰到宇智波斑从铺盖上爬起来的动作顿住了,脚踝微妙地颤抖着并且后者低了低脸脸色霎时变得非常难看。千手柱间疑惑地朝他伸出手。




“怎么了?果然我昨晚睡着的时候弄伤了你哪里……”




就算迟钝如他也终于在自己把话说完之前反应了过来。对啊他昨晚把斑给上了,动作不温柔气氛还挺好,不重点是他好像迷迷糊糊射里边了,完事他们就都这么昏睡得跟死了过去一样,他一点也没能做到温柔体贴地给斑处理一下后事,也就是说,千手柱间僵硬着偷偷往宇智波斑若隐若现的腿间瞄了几眼,好像是有什么可疑的液体淌了下来,他咽了咽口水心想完蛋了,他怎么跟斑解释才好。




“……呃……这……那啥……斑,你拉着我的手……”




握住了对方手腕的手被干脆地拍开,宇智波斑面不改色地站了起来,冲他不高兴地皱眉瞪了一眼:“干嘛,头晕没站稳而已,谁需要你帮忙。”




咦?




看着宇智波斑若无其事地拉了拉浴衣的衣摆就要走出房间,千手柱间甚至怀疑起了自己的记忆来,难道昨晚是他喝太多做了个春梦还以为是真的?不然斑为什么没有问他……不对可是刚刚他明明看到……




“喂,你家浴室往哪边走……”




“斑!”




啪一下把门关上,千手柱间把门口的宇智波斑拽了回来,后者措手不及地闪了一下腰,咬着牙忍住了一声痛呼并在心里骂了对方的弟弟一句。








“让开。”




“斑,除了宿醉你还有别的地方不舒服吧?”




“都他妈跟你说没有了,滚开我去洗……嘶、!”




硬生生把声音控制在一个倒吸凉气的范围里,宇智波斑一团怒火烧上来瞪着万花筒写轮眼抬头看一只手拍在了他腰上的千手柱间:“你找死吗?”




“你看,果然有问题吧……”脸都青了,千手柱间坚持地拉着宇智波斑不放,认真地说,“斑,我会负责的。”




“啊?”宇智波斑气不打一处来恨不得立刻一把火遁烧了他,“负什么狗屁责,我现在只想让你滚一边让我去洗……”




“斑你冷静点听我说,我昨晚上……”








趁你喝醉了上了你。




喔,我以为你喝醉了所以让你上的我。








突然感觉无言以对,就好像猜拳的时候不停猜测对方的的动作不过是三个手势也想了很多,到最后它再高深也不过是靠运气决定的区区一个猜拳而已,千手柱间尴尬地看着宇智波斑不知道说什么好,宇智波斑也难得反应不上来,半眯着眼睛欲言又止地看着他。这么说他们都以为对方喝醉到不会记得然后也打算装不记得,这么说斑搞不好跟他一样,就是想找个借口跟他这么做。千手柱间鼓起勇气双手握住了宇智波斑的手:“斑我是认真的,我真的会负责到底……”




“……”尽管似乎还没有彻底搞清楚怎么一回事,宇智波斑还是眯着眼睛甩开了千手柱间的手,“不需要,我又不是女人,你把这句话留着吧,昨晚的事就当没发生过,我也不追究了。”




“唔?什么追究,斑你昨晚不是也想做的吗而且你不是挺享受……”




“住口!”








好像理所当然就会变成这样,发生了这样的意外这个固执的傻子就一定会对他负责,然后他们就能幸福快乐地在一起了;哪有那么简单。世上不是唯一仅有那一朵盛开的花,被他自己围困的心也不是只为了谁而跳动,有一天他们会迎来怎样的结局他自己也能想象到,不论内心深处再渴望,这里也不会是他永远的栖身之所,所以何必沉溺在短暂的甜蜜里,与其有一天也会流着泪离去,不如把你曾经的笑也忘记。




千手柱间意识到他啃咬着宇智波斑喉结的动作似乎过于粗放的时候他感觉自己终于清醒了那么一点,尽管怀里的身体的热度和他的大脑一样烧灼得他飘飘欲仙又无所适从;他有些抱歉地舔了一下渗出一点点鲜红液体的脆弱的皮肤,甚至无意识注入了一点查克拉来让他的伤口痊愈,这时他喘着粗气抬了抬头,发现宇智波斑根本不在意这些他失控造成的狼籍,纤长的颈部线条绷紧拉长到极限,他仰着脖子竭力地喘息并且泄露着黏糊糊的声音,细细的手指享受地抓住了千手柱间的头发。




好像有什么说不出来的东西烧着他的心,可能其实只不过是过量的酒精而已,但千手柱间在这一瞬间美好的眩晕里抱住了宇智波斑的身体,然后把他压在乱糟糟的榻榻米上,用力地挺进去。








我还以为我对你这么明显,其实你早就发现了。




千手扉间拉开千手柱间的房间门的时候正好他的大哥和宇智波斑的争吵进行到了一个他听不懂的方向。他看着这两个老大不小的人拉拉扯扯衣衫不整还带拳打脚踢的,也不知道他们到底发生什么事了;其实他才不想管呢,要不是他大哥居然到了中午都还没从房间出来,他也不会想要过来叫醒这两个昨晚折腾了他半天的醉鬼。千手扉间拉开两个人头疼地询问了两个人为什么还在这像小孩一样吵架,然后感觉胃疼地跟他们解释:“你们两个昨晚都醉成那样倒地上你们就睡了,哪还有什么功夫干别的。”




“啊?但是斑他浴衣下边湿的地方……”




“大哥你昨晚把酒打翻在他身上你当然不记得了。”




“啊?但是我的腰和屁股还真有那么一点疼啊?”




“昨晚搀着你们两个回来的时候你还要打我大哥,结果我没扶好你自己撞门上了。”




“……”




千手扉间摇了摇头:“都多大的人了,你们两个不要为了这种奇怪的问题吵架行不行,都快去洗澡然后工作。”








结果他们根本没睡到一块去,那就好。千手柱间一边感觉尴尬有点丢人一边洗着脸的时候想,不过这样的话他真的是做梦而已吗,跟真的一样,不过那种感觉好像又有那么点梦幻的意思……而且他居然会做这种梦,他有点庆幸这件事只被扉间知道了,并且他没有注意到如果是做梦的话宇智波斑也做了同样的梦这件事。




要真的没发生的话,倒也……宇智波斑在洗澡的时候,发现自己喉结附近有细小的伤口,并且没有想起是什么时候弄上去的。












就算非要忘记,只有你的笑,我想留在心里。




































笑忘书 -终-


评论
热度(92)
  1. 💔俗世人间 转载了此文字
  2. suJF 转载了此文字
2016-05-04